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国际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观察 > 精品 > IT评论 > 正文

把握重点,玩好政府大数据

发布时间: 2015-02-11 09:42   作者: 张梓钧   来源: 赛迪顾问

  在社会高度信息化与数据化的今天,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数据产生,这些数据来源不同,类型各异,记录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政府作为城市管理与民生服务的主体,不仅拥有着大量的高质量数据资源,同时有着强烈的数据应用需求。政府通过对数据采集、整理,可以描绘出数字化的社会全景图,并通过对数据的分析,可以发现以往难以洞察的社会运转模式、规律以及存在的问题,从而助力政府工作的高效化、科学化开展。在政策支持与社会需求的共同驱动下,政府大数据必将迎来新的一轮发展。其中信息安全的重要性将得到突显,顶层设计将是政府用好大数据的关键,而充分发挥企业与市场作用将是政府大数据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
  一、政府大数据的关键词——“智慧、合作、国产化”
  (一)智慧城市建设带动应用需求
  近两年,“智慧城市”的建设正在全国各地方火热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中明确提出利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创新应用推进智慧城市建设。截止至2014年底,我国的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已达193个,而公开宣布建设智慧城市的城市超过400个。智慧城市的概念包含了智能安防、智能电网、智慧交通、智慧医疗、智慧环保等多领域的应用,而这些都要依托于大数据,可以说大数据是“智慧”的源泉。在治安领域,大数据已用于信息的监控管理与实时分析、犯罪模式分析与犯罪趋势预测,北京、临沂等市已经开始实践利用大数据技术进行研判分析,打击犯罪。在交通领域,大数据可通过对公交地铁刷卡、停车收费站、视频摄像头等信息的收集,分析预测出行交通规律,指导公交线路的设计、调整车辆派遣密度,进行车流指挥控制,及时做到梳理拥堵,合理缓解城市交通负担。在医疗领域,部分省市正在实施病历档案的数字化,配合临床医疗数据与病人体征数据的收集分析,可以用于远程诊疗、医疗研发,甚至可以结合保险数据分析用于商业及公共政策制定等等。伴随着智慧城市建设的火热进行,政府大数据应用进入实质性的建设阶段,有效拉动了大数据的市场需求,带动了当地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大数据在各个领域的应用价值已得到初显。
  (二)政企合作推动应用发展创新
  政府拥有大量的政务及城市信息数据与巨大的数据应用需求,而企业则掌握着居民生活消费相关的数据与大数据采集、处理、分析的关键技术。两者的合作可以形成优势的互补,将双方的资源盘活,各取所需,更加充分的挖掘数据中蕴含的价值,帮助政府实现业务水平的提升、带动产业发展、推动模式创新。
  利用企业的技术与数据资源,政府的决策与行动将更加科学高效,政府执政水平可有效提升。国家统计局就分两批次先后与包括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搜房网在内的多家公司签署大数据战略合作协议,将政府力量与企业资源相结合,共同推进大数据在政府统计中的应用。此外,一些政府部门在进行报告撰写、决策分析的过程中,也陆续使用第三方企业提供海量数据或分析结果。政企合作为政府降低了平台搭建与数据收集的成本,同时提高了工作效率与决策的科学性。
  除了应用项目上的共同参与,政府与企业还可在资金、人才、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展开合作,助力大数据产业发展。以贵州省为例,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还联合阿里巴巴集团、百度公司共同举办了2014中国“云上贵州”大数据商业模式大赛,共同吸引大数据优秀人才、企业、项目落地,为本地产业的长远发展造势并打造人才基础。此外,政府还可与企业合资成立产业基金为本地大数据企业提供资金支持,与企业联手完善有关电、网等设施建设,共同为大数据产业的发展打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政企合作更能带动商业模式的创新。2014年7月,北京市政府联合百度公司及众多智能设备商和服务商共同宣布推出了“北京健康云”项目,通过多种智能穿戴、家居设备,收集居民的体征信息,并依托大数据分析,提前发现健康隐患,为居民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健康咨询服务,将健康的重心由“治疗”转向“预防”。2014年,贵州省旅游局分别与中国联通贵州分公司及中国移动贵州分公司签约,合力打造贵州的“智慧旅游云”, 建设全省统一的旅游数据资源交换体系,利用移动网络推动贵州智慧旅游发展,为游客提供智慧旅游体验。在政企合作的背景下,大数据有机会有条件深入传统行业,在应用中探索,发展出新的商业模式,引领产业发生变革。
  (三)国产自有品牌迎来空前机遇
  在数据信息安全受到高度重视的今天,安全性已经成为政府与企业信息系统采购与搭建的首要考量因素。政府信息安全关系到国家安全,因此政府用户对数据产品的安全与可靠程度要求也更加严格。而棱镜门事件曝光所涉及的一些国外企业的不良作为,暴露了国外品牌产品所蕴含的安全隐患。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政府在大数据平台与应用的采购与设计上,将更加青睐国产品牌,避免重要信息外泄,增强对数据与产品的自主可控性。此外,与标准化的IT信息化产品不同,大数据应用与解决方案的设计,强调针对不同主体,不同的应用场景的定制化设计。相比国外品牌,国内厂商在对本国国情与市场需求的把握上更具优势,与政府部门及行业企业的对接上也更占“地利”,在大数据产品与应用的设计上,更能契合政府用户的实际需求,在政府大数据的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将迎来空前的发展机遇。支持国产品牌,不仅符合政府的安全性需求,也符合国家关于优先采购本国产品的政府采购政策,将是我国未来政府IT采购与政府项目建设的必然趋势,也将是我国政府大数据产品与应用的重要特点之一。
  二、抓准重点,政府大数据方可走得更远
  (一)信息安全将是政府大数据进一步发展的关键
  随着大数据的深入发展与使用,各类数据信息的收集、流通与开放进一步加强。这些数据当中也包含了政府企业的机密以及个人的隐私,一旦泄露或者处理不当,将严重损害国家、企业以及个人的合法权益。2014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显示了中央对保障网络与信息安全以及推动国家信息化发展的高度重视,是中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国家战略迈出的重要一步。
  在国家的高度重视与有关政策推动下,信息安全将成为未来几年大数据发展的关键词。这就要求IT企业加大对电子认证、加密解密、攻击检测与防御等技术的研发投入,加强产品系统应用安全。而政府则要抓紧推进信息安全等级保护制度的建立,特别是针对数据的所有权、使用权、使用范围等关键问题加以规范,加强对数据中心及信息系统运维的监督管理,做好系统与项目的评估验收工作,进一步完善信息安全保障体系。大数据的参与者必须将信息安全的保护落到实处,共同打造安全可靠的大数据发展环境,引领政府大数据走向安全。
  (二)做好顶层设计,明确政府大数据应用需求与目标
  加强大数据在执政以及民生服务中的应用已经成为各级政府的共识,但如何用好大数据仍是政府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政府的大数据应用涉及多个部门及多种不同的场景。应用的场景不同,对大数据的存储、处理、分析的要求也就不同,对系统的实时性、可靠性、安全性的要求也千差万别。同时,大数据其中蕴藏的信息内涵丰富,具有多个维度的信息价值,针对应用场景的不同,所运用的模型与分析方法也千差万别,没有清晰明确的应用方向,数据的梳理分析便无从下手,大数据的应用将成为纸上谈兵。
  未来,政府应当加强对大数据应用的顶层设计,明确政府部门对大数据系统及应用的需求是什么,想要从大数据中挖掘出哪些维度的信息,希望通过大数据解决什么样的实际问题,避免盲目的堆积数据与盲目分析。只有明确了大数据应用的需求与目标,才能更好的指导大数据平台的搭建、算法的设计以及应用模式的开发,做到政府大数据建设的有的放矢,避免事倍功半。
  (三)加强企业参与,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是大势所趋
  政府大数据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信息惠民,但实现惠民的主体并不一定是政府本身。受困于其职能身份的限制,政府在数据应用的创新方面往往显得不够灵活。而企业不仅拥有着大数据的分析技术,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对于数据中蕴藏的价值有着更加敏锐的嗅觉,在数据的应用模式的创新方面有着灵活的应变能力与较强的探索精神。
  政府运用大数据服务民生,未来将更注重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加强企业的参与程度。在保证有效监管的前提下,政府应有层次有选择的加大数据对外开放,引导企业挖掘数据的潜在价值,探索商业与应用模式的创新,同时保障市场的良性竞争,实现优胜劣汰,推动大数据应用的健康发展,锻造出真正能被市场所接收的、为政府与居民创造价值的、优质的大数据应用模式,实现政府大数据资源的高效、高质量利用。
  我国的大数据还在初始发展阶段,数据仍在进行积累沉淀,应用模式也有待探索。政府作为数据应用的重要主体,不仅应对数据的社会化应用抱有包容的心态,更应在大数据的投入布局上具备一定的超前意识,把握大数据的特点与内涵,与企业共同合作,积极探索大数据的实际应用,顺应社会信息化、智慧化发展的需要,借力大数据,实现社会与经济的升级发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