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详情
国家发改委城镇中心副理事长、研究员乔润令: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新动力
作者: 作者单位:满天星 所属类别:实时动态 2018-07-05 10:24:07 浏览:231
  2018年6月28日,2018中国县域经济创新发展论坛在北京隆重举行。峰会以“培育新动能  争创百强县”为主题。国家发改委城镇中心副理事长、研究员乔润令在大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国家发改委城镇中心副理事长、研究员 乔润令
  首先感谢主办方的邀请,有一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主题。我套话就不说了。
  今天我要说的主题,叫新动力,现在经济发展、高质量发展需要新动力,好,我们先回顾一下,我们不是新动力嘛,那么旧动力是什么?
  可以归纳一下,中国县域经济前10几年,十八大以前,四大动力:
  第一个、大规模的招商引资、工业化。
  第二个、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新城区建设,城镇化。
  第三个、大规模的借债、融资解决发展资金问题。
  第四个、地方政府的公司化,非常清晰。
  以公共设施为支撑,通过土地开发,或者是巨额发展资金整体上中国现在县城的面貌,最近2000年之后的10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大家看,每一座县城,在座的书记,没有至少300栋楼10层以上,要不就说不出口啊。
  这就是传统的四大动力,但是问题在于咱们看:
  第一个、动力,我们不能说发动机熄火了,它是严重的衰减,传统的产能严重的过剩。
  第二个、新城区大家都非常的清晰了,包括房地产的黄金10年已经过去,现在基本上快走到尽头了,所以说这个动力也有问题。
  第三个、新的政策,特别是《国务院48号文》之后,传统的土地融资的模式,打包融资的模式也走到了尽头。
  第四个、八项规定以后,国家出台了一大堆新的东西,那么,过去的行为受到了约束,在有规矩的情况下如何寻找到又能守规矩,又能推动发展的方式,还没有找到。
  所以说大家看四大动力纷纷的减弱。
  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新动力,五个方面:
  第一、先解决政府的动力问题,中国的地方政策是第一生产力,书记是第一生产力,这才是中国的真理,大家看,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什么?
  第二、问责机制强化了,但容错机制不完善,惩治腐败纠正了原有机制的弊端,新的有效的激励机制在哪里呢?还没有碰上。
  第三、带上突出的规范,保障已明显不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门递个报告,我看了,写的非常好,我把它摘下来了。
  第四、对干部优化管理有余,鼓励改革创新不足。这是一位县委书记讲的话,改革进入深水区,最需要的就是勇气和担当,如果一脚踏空,呛个半死,再被拉上岸打上几板子就有点不尽情理,也不符合党的一贯原则,人民日报原文照抄。
  我认为要重表述县域的政治生态,激活干事的动力,否则的话,一切免谈,什么创新不创新的,政府没有资金创什么新啊?怎么做呢?上个月中办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当然了,我们现在的记者一般来说对桃色?新闻比较感兴趣,这么大的东西没什么报告的。
  第一、一个是导向,提拔干事情的干部。
  第二、创造宽松的改革环境,解决容错机制问题,没有容错机制,谁敢改革?你一个人牵头改革,三个人监督、五个人审计,你改不成的。
  第三、处理好守规矩与改革创新的关系,这个现在非常的重要。
  第四、防止新的形式主义。现在我们到基层看,形式主义太多了,我们可以叫做新的形式主义,这个不符合总书记讲的,这不是我们要求的。
  所以说,完善激励机制,既要讲诗和远方,也必须得讲利益机制,因为是市场经济,你不讲利益讲什么?县级政府我觉得一定要实事求是,既要对上负责,关键要为老百姓负责,不能每天表态,我到上面一看书记县长80%是总书记说的话,我说这个人肯定不是干活的,这是我的标准,把总书记的意思转化到县里实际行动啊,这有什么价值啊?毫无意义。
  所以说,县级动力、县域政府的动力,是第一动力,如果这个动力激不活,剩下的都谈不上。
  我说的第二大动力,第二个问题构筑市场化的发展新生态,非常重要,为什么?我们知道中国改革开放30、40年来,一个重要的发展平台,比如说新城新区,这都是新的区,但是这个时代过去了,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呢?需要新的载体,这个载体能解决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要创新。刚才张院士讲要创新,创新需要载体啊,每天喊口号不解决问题啊,什么载体呢?
  第二要市场化。非市场化的载体能搞创新吗?笑话、不可能。还能要融资、引财、发展新产业,创造良好的人居环境,新发展平台,这个是和以往的不一样,非常不一样。
  现在主要有三大平台,第一个是特色小镇,第二个是田园综合体,第三个是美丽乡村。这三是县域经济,市场化的新的平台,你不依托这个,一切都谈不上,所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个问题。
  那么第二个问题要解决这个创新平台,大家看,区别于原有各类园区,不是行政单元,就是说这个创新平台不能搞成行政单元,过去我们所谓的开发,都是一级政府搞了一大堆行政官员,它也不讲效率,完全的行政的一套,这根本做不成,一定要市场化。
  大家看,市场化的发展平台是最有活力的,市场是最需要创新的,政府不需要创新,政府需要守规矩。
  第二新产业的平台,这个特别重要,为什么?搞老一套根本不行了,要搞一个新产业,你一定要有新的平台,比如说田园综合体,比如说特色小镇,发展什么新产业?大家看,文化、旅游、运动、养老、康养、特色经济、特色种植、特色养殖,这就是我们县域要干的事。
  所以说,这个新业态,这个载体,一定是承载新业态的东西,不是传统的那一套,新业态是什么?三产一定要融合,三生也一定要融合,综合,是吸纳互联网文化创意金融技术等各类实用人才,到县域谋发展最大平台。
  现在大家都知道,中国大城市争夺人才,为什么大家都清楚下一步创新靠什么,靠人才啊,县域能拿到人才吗?肯定拿不到啊,你有什么好条件?你没条件,我们就拿实用人才,我预计,学历人才拿完以后就是高级工匠,工程师,熟练工人、熟练技工,这就是人才,这是县域经济需要的。
  高学历未必等于高能力,这个特别重要,这个平台,你引才一定要给他创业发展的平台,你千万别给他个什么科长、局长,又毁掉一个人才,所以说这个特别重要,这是我讲的第二个动力。
  第三个问题,吸纳农村三高人群回流,刚才讲了人才,我们目前农村,我把它概括为三高人群的流失:
  一高、高智商。考上大学的,180%都不会回到乡村,你去看看,能回到县里的,有个百分之零点几就不错了。
  二高、高体能。全部外出打工去了,大家都去农村看看,基本上都是老幼病残。
  三高、高颜值。我们乡村的靓女,全部嫁给了企业家、城里的官员,最次也得嫁给城里的白领。这个是非常危险的。
  我觉得如果这个问题不能遏制的话,乡村振兴就是一句空话,如果这个问题不能遏制的话,中国的农民,未来人种都会退化的,因为好基因都没了,哪来的好基因?都没有了。
  所以说,我们要改变这样的状态,怎么改变?大城市靠公共服务和补贴,县域你就给它发展机会和发展的平台,我们给不起别的啊,他也不一定来你这,但是能来这能发展大城市,有的是这类人,你不算是什么人才,但在这我就人才了。
  这个非常重要,据我所知,目前中国的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中国所有的大公司都已经进入,房地产企业的前五十强全部进入特色小镇,这就是平台。
  第二、土地的三权分制改革,这是非常重要的改革,如果我们还不帮农民自己用自己的资源发展,是你不让他发展,不是他不想发展,你动不动就违规了,这是你的制度过渡僵化的。
  所以说,这次有一个重大的突破,叫做三权分制,这样就使得使用权可以流传,可以卖给你们,可以和城市合作,那么土地制度的改革,发展环境的再造,提供市场化的平台和发展机会,这就是县域经济和大城市竞争的最大的优势,我呼吁我们抓紧时间引财引制。
  我特别建议县域最重要的是工程师,工匠、熟练工人,这是最有价值的。
  第四个问题,寻找发展用地的新攻坚,我们知道中国的土地制度是不合理的,除了城市和农村不一样之外,即便是在城市,因为我们是行政等级化的城市,等级越高的,拿到的土地指标越多,比如说省会城市,一帮的土地指标拿走了,地级市,又一帮人拿走了,到了县里头,一年300、500亩就不错了,300、500亩能干什么?修个医院、修个养老院就没有了。所以说,土地就是发展机会,不给你土地,你就没有发展机会。
  所以说,中国目前我们县域经济面临着一个非常独特的现实。
  第二个,中国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我们正常的建设指标县域拿到很少,但是我们县域里存在着大量的集体建设用地,全部是控制着,空心所很多啊,没法用。
  我们下面再看,国家新的政策有了重大的突破:
  第一个、增减挂钩,激活集体建设用地的现实途径,增减挂钩有两个重大的突破,第一个可以跨县域的交易周转指标。
  第二个,可以跨省的交易周转指标,浙江已经从四川买了3块地了,指标,这市场化推进的很快啊。第二,通过宅基地的三权分制改革,农民退出了,或者说农民把它的使用权和城市资本,和三高回流的人群结合起来,就可以解决县域的发展土地问题。
  所以说,上述两种方式在县级就可以操作,盘活闲置字眼,是一条县域经济解决土地问题的比较现实的道路,当然我们也不妨碍你常规的指标,多争取没问题,但是我不是没有,这块就给了我们提供了一条新的路。
  第五个问题,如何提高县级政府的财政能力,可能现在这个问题非常的严重,我们现在大概除了我们陈书记这一类比较发达的县,其余的哪一个敢说他的债务不高?如果按照国际标准,一大批县全部要脱产,我告诉你们,除了显性债务,还有大量的隐性债务,相当的可怕。
  所以说,中央现在采取了非常强烈的措施,财政部接连发文,改革委接连发文,今年金融风险最大的是地方债风险,大家看,这样下来以后,你们知道什么结果呢?今年我们的县长书记真的是日子不好过,为什么?政府可用于推动发展的财力,进一步收缩,不要忽悠了,哪来的钱啊?还在那唱战歌,胡说八道,没钱了。我们不能再举债了,我们已经到天花板了,相当可怕了。
  所以说,这个问题如何解决?我们可以探讨,我觉得最值得探讨的是这类问题,这是真问题,剩下的都是假问题,大家看?这个问题我提出来创新融资模式,控制债务提升你的财务能力,否则什么县域经济发展,什么乡村振兴,根本就做不到啊,没钱啊。
  2015年国务院有一个《43号文》和新的《预算法》之后,原来县级财政特别是它的融资平台,全部要求市场化,分别要求市场化。
  第二个,3P模式,今年全面清零,所以政府贴钱的,没有效益的全部出库,同时相当多的地方政府耍小聪明,利用3P模式,继续融资,受到了严厉的警告,要出事了,所以说,财政部发改委连发3个文严禁这个东西,再要有动作的话,就抓人了,去年都已经抓了。
  所以说,这个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所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第二个,大家看量入为出,防止盲目借债,做官要厚道,我们做人要厚道,做官员也得厚道,但是我们看到的官,厚道的也有,比如说在位的各位领导,我觉得都非常厚道,但是呢,大部分官还是借债、借钱、赚政绩,欠债下人还,我把它归纳为疯狂的政绩病,这不厚道啊。你借了钱,盖了东西,我的标准是你要给后任留下高价值的资产,这个没有问题,如果你留下了两个破楼、破景观、破广场,不仅不产生价值,反而每年要投入几千万维护,我觉得这个官做的太不厚道了。
  法国大革命前夕路易斯有一句话“我死了以后,管它洪水滔天”这种心态太可怕了,我们一定要防止这个问题,这任你自己折腾了半天走了,后任怎么还啊?还不是老百姓还,我觉得做官要厚道,要有官德,我们清代的时候,还讲个官德呢,现在什么发展,每天打着发展的旗号,干的一些事情全是断子孙路的事,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发展
  第三,我觉得在座的这么多县领导,我们可以共同探索,创新融资模式,毕竟我们的财政还是不行,中国真正有银余的财政少之又少,我们还需要融资,还需借债,怎么办呢?多元化投融资体制。
  大概有这么几个问题,我觉得可能下一步是非常需要关注的:
  第一、由间接融资转向直接融资,不要用短期的钱做长期的事,这是最愚蠢的投资,但是我们到县里看看,相当多都干这个愚蠢的事。这个哪行啊?这个不行。
  第二、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包括政府资金也要讲效率,国家钱没有效力,还是你的钱没有效力,不能给留一个印象就是企业家讲效力,我们政府不讲效力,那不行、政府资金也是老百姓纳税人的血汗,也得讲效力,要讲投入产出,不能瞎花,我们搞形象工程。
  第三、我觉得特别重要的就是要学会运营,如果你这个县长书记不会运营的话,我觉得可能你将来赚钱能力就非常有问题。
  包括PPP,PPP模式最大的优点是长期的运营,不是你当下搞个什么问题,所以说,设施的运营、PPP模式的运营,包括土地的运营和城市运营整体要提高这个效率,中国经济的希望在于效率,没有效率搞一大堆,什么低质量的专利申请,80%是垃圾,有什么用?毫无用处,要讲效率,要有高质量的东西。
  最后,谢谢各位的分享,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主持人:非常感谢乔理事长非常热情洋溢的演讲,可以说乔理事长是一方面一针见血地让我们正视了很多问题,同时也非常务实诚恳地给我们提了很多建议,我相信这也是我们本次论坛希望达到的目的,希望各位畅所欲言,彼此受到一些启发。
  那作为本次的主办方赛迪顾问,也可以说在这10年当中积累了很多关于县域经济的研究。接下来我们将有请出我们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孙会峰先生,为我们带来关于县域经济新方位的一些分析和看法,掌声欢迎。

 

参与评价

最新评价

相关推荐

最热资讯

账号密码登录
第三方快速登录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