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7中国百强县创新发展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文章 > 县域经济研究中心 > 短评 > 正文

立足优势资源,壮大特色县域经济

发布时间: 2017-02-21 09:35   作者: 王磊明   来源: 产业通

  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元、区域经济的发展基石。我国县域的整体特征是地域广阔、要素资源禀赋差异较大、县域经济发展的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不尽相同,这就造就了各自不同的优势和特色,也决定了彼此差异化的发展道路。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认为,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减、区域经济竞争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县域经济发展不能一味追求“大而全”,而要立足自身实际,找准特色“标签”,开展错位竞争。如以矿产资源开采、加工为主导的县域,可通过发展接续产业探索资源经济特色化转型道路;旅游开发资源丰富的县域,可突出全域旅游、休闲旅游、高铁旅游等现代旅游特色;农业体量大、农产品种类多的县域,可突出农产品的地域特色、挖掘其品牌价值;侨资外资富集、市场化程度高的县域,可突出开放型经济特色。
  一、资源开发型县域:做长做精资源型产业、发展多元化替代产业
  资源开发型县域是以矿产等不可再生性自然资源开采、加工为主导产业的县域。根据2013年11月国务院印发的《全国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2013-2020年)》,在全国244个资源型城市(不包括森工城市)中,县级市有58个、县(包括自治县、林区)有51个。其中,成长型、成熟型、衰退型、再生型四类资源型县域分别有11个、69个、23个、6个。对于成长型、成熟型县域,资源富集是最大优势;对于衰退型县域,资源趋于枯竭是最大困难;对于再生型县域,摆脱资源依赖则是全新起点。
  资源是资源开发型县域赖以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是资源开发型县域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以及GDP、财政收入、就业的主要贡献者。但不可再生性资源迟早会枯竭,资源型产业的发展也是不可持续的,必须提前谋划,或通过延长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让资源焕发“第二春”,或通过发展市场前景好的替代产业来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寻找合适的转型之路。
  如陕西省神木县是中国第一产煤大县,产业结构长期“一煤独大”。在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和国内经济深度调整的背景下,“挖煤卖煤”为主的传统发展方式难以为继。近年来,神木县依托资源优势,“围绕煤炭做转化、围绕转化做规模、围绕规模做深加工”,延长“煤—电—载能—聚氯乙烯、煤—兰炭—载能(金属镁)—化工(建材)、煤—煤焦油—燃料油、煤—甲醇—醇醚产品”等四大循环产业链条;另外,神木县积极发展新能源、装备制造、文化旅游、现代物流等接续产业,转型升级之路愈走愈宽。
  二、旅游拉动型县域:发挥“三大优势”、实现“三大转变”
  旅游拉动型县域是旅游资源丰富、开发前景广阔、旅游产业引领带动作用明显的县域。对于旅游拉动型县域来说,美景、高铁、临近城市旅游圈是县域经济发展的三大优势,其中景点、景区是核心,如在国家旅游局公布的218家5A级景区中,有110家位于县级市、县(自治县、旗、林区)内,其中常熟市、栾川县等还拥有两处5A级景区。高速铁路、高速公路等通道是媒介,如2016年12月底全线贯通的沪昆高铁,被誉为“中国最美高铁”,近2/3的站点设在县域内,其中不乏玉山县、芷江侗族自治县、台江县等旅游名县。城市旅游圈是依托,如三亚市、五指山市、东方市、万宁市、陵水县、保亭县、乐东县等琼南7市县结成了“大三亚旅游圈”。
  只有将资源和优势转化为经济效益,才能依靠旅游拉动县域经济发展。面对消费大众化、需求品质化、竞争国际化、发展全域化、产业现代化的发展新趋势,县域旅游业的发展应把握好“三个转变”:一是从“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转变,推动全域资源整合和产业深度融合。在国家旅游局公布的两批500个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中,县(市)占407个。二是从“自我开发”向“借力发展”转变,积极融入区域旅游城市群、区域特色旅游功能区、国家精品旅游带、国家旅游风景道等。三是从“单一观光型”向“观光休闲复合型”转变,如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周边的县域可开发周末出游、自驾游、乡村旅游等休闲度假产品。
  如河南省栾川县从国家级贫困县向中国旅游强县排头兵的转变,是贫困地区发展旅游业实现脱贫致富的典型。2004年10月《中国旅游报》刊发了一篇《“栾川模式”考》的文章,总结为“政府主导、部门联动、市场化运作、产业化发展”,2005年被作为县域旅游发展的样板和典范向全国推广。近年来,栾川县大力推进从点状“景区建设”到面状“全景栾川”的升级,即全区域营造旅游环境、全领域融汇旅游要素、全产业强化旅游引领、全社会参与旅游发展、全民共享旅游成果,加快发展全域旅游,持续加强“中国旅游强县”建设。
  三、农业主导型县域:围绕名优特农产品,创品牌、培龙头、促融合
  农业主导型县域是以特色农产品为依托,通过农业产业化带动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县域。农业主导型县域的关键点在于“特色农业”,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以独特的自然地理条件为“根”,一方水土养一方农作物,如黑土地的玉米和大豆、黄土地的小麦和花生、红土地的水稻和甘蔗。二是以名优特农产品为“本”,形成独特的农产品地理标志,如五常大米、五原向日葵、怀远石榴、鹿寨蜜橙等。三是以市场需求为“则”,讲求适销对路和产业化经营。
  农业主导型县域的发展应围绕“创品牌、培龙头、促融合”做文章。一是在“品牌”上狠发力,对具有鲜明地域特色和较高市场知名度的农产品,通过申请地理标志和注册商标,加大对品牌的培育和扶植,积极搭建特色农产品的展示、推广和销售平台,将特色资源转变为特色产业,将口碑转变为品牌。二是在“龙头”上下功夫,培育壮大一批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与农户形成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经营机制,促进农业生产经营专业化、标准化、规模化、集约化,实现农业产业化发展。三是在“融合”上细琢磨,发挥农业较强的前向关联效应,“接二”(提升农产品精深加工水平、推动加工副产物综合利用)“连三”(积极发展电子商务、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如吉林省农安县以农业产业化为主导创造了“农安模式”。一方面以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统领农业产业化,形成了302国道沿线“一带两区七园”的总体格局,从农业品牌建设深挖发展潜力,已打造中国驰名商标5个、吉林省著名商标20多个,重点打造“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另一方面围绕三产融合互动,着力发展畜禽、玉米、“三辣”等特色农产品加工业,探索自建“农安壹品网”、依托成型的第三方平台等农产品电商发展模式,积极谋划观光园、采摘园、公园、会展等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项目。
  四、开放引领型县域:以外资外贸为牵引、力推开放型经济发展
  开放引领型县域是以有利的区位条件为基础,吸引外资、发展外贸,通过开放合作引领经济发展的县域。开放引领型县域主要利用沿海、沿边或靠近港澳台的区位优势,发展口岸经济、贸易经济等,如云南省瑞丽市西北、西南、东南三面与缅甸相连,是中缅边贸的“黄金口岸”,占中国对缅贸易额的30%左右和云南省对缅贸易额的60%以上。以侨资外资(包括港资、澳资、台资等)作为重要资金来源,如昆山市财政收入的50%、地区生产总值的60%、工业产值的70%、外贸进出口总额的80%以上来源于台资企业的贡献。这类县域外向型经济特征明显,外贸依存度普遍较高,工业产值中外销产值也较大。
  开放引领型县域的发展就要立足先天区位优势,以国际市场为导向,积极融入全球产业链:一是不断推进改革创新,复制推广自贸区、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等改革经验,完善外贸服务体系,积极探索对外合作新机制、外贸发展新方式、外资利用新举措;二是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将引进外资与引进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境外智力相结合,瞄准世界500强、行业龙头等优势企业进行专业、精准招商;三是做强对外开放载体,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把各级各类开发区、国际科技合作基地、中外产业园作为开放主阵地,依托博览会、交易会、会议论坛等交流平台,提高国际知名度。
  如福建省晋江市地处珠三角、长三角和台湾岛三角区域的中间位置,是我国的著名侨乡,改革开放之初走出了一条以侨乡侨力为依托、以外向型经济为特征的发展路径,被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命名为“晋江模式”。近年来,随着国内外发展形势的变化,晋江市积极发挥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首发地的优势,抢抓福建海丝核心区、泉州海丝先行区等战略机遇,探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合作建设异地产业园,吸引更多侨亲回乡投资,提升晋台合作水平。支持龙头企业参与国际并购,建设福建省最大的跨境电商产业园,打造自主品牌和国际营销网络。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