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智能制造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全国首届中小微企业云服务大会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动态 > 信息化 > 电子信息 > 正文

网文IP搭上大数据和影视化,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年赚过亿

发布时间: 2018-01-23 09:09     来源: 第一财经

“目前每天基本是在上午和晚上写作,下午就放松,收拾花园、跑步,或者去海滩钓鱼,偶尔也跟朋友约会。”近日,职业网络作家酒徒(原名蒙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作为中国早期成长起来的网络文学圈“获奖最多”的作家,不惑之年的酒徒算是功成名就,将其推上网络作家富豪榜单的写作目前已成为了一种爱好,“我想尝试一种新的可能,不去一味地追求更新和热闹,而是慢慢磨精品。”

同样地,人气作家端木摇、八寻也将主要精力用于打造精品。

这些精品多是以大数据为基础的创作,最终成品的理想状态是以“文学驱动影视”,同时“生态赋能文学”,如此一来,文学作品深化IP产业价值所带来的版税收入与各链条上的分成,就足以将这些作家推上另一个正在形成的榜单——作家新富豪。

“有20年发展历程的网络文学,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这个时代中国文学的重要部分。然而,与其他产业相同,在快速发展的同时,网络文学的成果与问题并存。我们希望摸索新的商业模式,去做更有价值、更有特色的文学,也希望能够培养一批特色鲜明、有才有钱的作家新群体。”爱奇艺文学事业部总编辑杨勇表示。

各大资本抢夺的优质IP正转入创作、商业新模式,也正因此,平均年收入高达5000万元的作家新富豪群体逐渐在展露雏形。

blob.png

第11届网络作家榜排行前十。图片来源:作家榜官方网站

网文IP浮沉记

70后的酒徒,称得上是网文圈元老,毕业于东南大学动力工程系,早先在北京一家电力工程公司上班,接着转战欧洲企业,直到1998、1999年出现BBS(电子公告板)后,他才有地方挥洒自己的文学热情。

“最初的网文作者和读者多以白领为主,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不为钱,都是写着玩。” 酒徒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不过,随着BBS被整顿以及网络文学网站的风生水起,尤其是付费体制的建立让网文作者有了收入来源,百亿级规模的网文产业由此形成。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去年8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3.53亿。

在2013年之后,IP概念改变了网络文学。以电视剧市场为例,2013年,全网总播放量位居前十的剧集中,网络文学资源改编的作品有两部入围,而到2015年,由热门网络文学资源改编作品已经占据全网、电视剧播放量前十排名的一半。

这让各方意识到,网络文学也是互联网流量入口,于是资本开始大规模进入。从2013年至2015年,包括腾讯、百度、阿里等互联网企业相继加入网络文学战场,意在抢占、储备网络文学IP,从而进入到了泛娱乐全产业链开发阶段。

全产业链的开发使得网络文学IP版权价格水涨船高。业内人士曾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鬼吹灯》系列在2008年的影视改版权在百万元左右,2017年的估值已高达1亿元,网文IP中头部作品的版权普遍价格在5000万元,不知名的作者叫价也在几百万元。

blob.png

2017年,由管虎导演、阮经天等主演的网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播出。

如此繁荣景象让百万大军投身于网络文学的创作。

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6年底,共有600万的网络作家,预计到2020年底,网络文学作家人数将达到850万人。

然而,在如此庞大的网文作家群体中产生的富豪级作家却是屈指可数。

以“2012网络作家富豪榜”为例,排在前三名的著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版税收入分别为3300万元、2100万元、1800万元,排在第二十位的作家打眼的版税则为200万元。

这份榜单是对中国网络作家在网络写作和由此产生的纸质图书版税及相关授权的总收入统计,5年内(2007~2012年)总收入过千万元的网络作家一共有6人。换言之,如果加上版税收入在100万元的网络作家,真正具有IP价值的网络作家不到百位。而《2016年中国IP产业报告》发布的超级IP“TOP100影响力榜单”中,网络小说在数量上有61部。

2017年,发展了20年的网络文学的价值再一次受到争议,究其原因,由一些大IP改编而来的影视化作品,即便聚集了流量明星却依然没有获得好的票房、收视与口碑。

“在大量资本进入网络文学后,过度商业化对作家创作的作品内容进行干涉和干扰,与此同时,以网络小说为代表的网络文学作品类型过于集中,作品内容被总结为‘男频打怪升级、女频谈情说爱’,作品同质化严重、过多追求娱乐性,内容也有注水。”杨勇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

新模式挺进千亿市场

争议背后也是一次对商业模式的思考。

杨勇认为,网络文学作品线上变现渠道和商业模式相对单一,包括影视在内的版权经营还处在简单的买卖阶段,各方无法形成有效联动与合力。

这些现状使得创作者无所适从。端木摇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有一阵子也比较迷茫,虽然脑子里有不少故事、人物,但她不知道是专攻IP影视好,还是写订阅方向的书好。

目前该市场的发展态势依旧是文学与影视的加速结合,尤其是与网络影视的结合,越来越多特征鲜明的文学作品需要无缝过渡到影视作品,融为一体的网络文学和影视文学价值也会变得最大。

至于这个价值最大化有多大,有评论认为上不封顶。也有预测称,到2020年时,网络文学后市场规模会达到8361亿元。

《2016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 2013~2016年,网络文学复合年增长率达44.9%,预计2016~2020年将按30.9%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增长。

这种比房地产业发展还要高的增速,使得IP全产业链开发成为网文产业的新一轮竞争点,这使得网文平台必须要想办法摆脱出售IP的“一锤子买卖”的单一模式,从而转向深度、长线、跨界合作开发原创内容。

blob.png

同样由网络小说改编的《花千骨》成为2015年现象级神剧

2016年6月,阅文集团公布“IP共营合伙人”计划,试图和下游合作伙伴共同建构一个基于文学IP的产业链,通过这种紧密的捆绑,实现更长久的合作与利益共享;阿里文学今年探讨以“领阅·共融”为主题的文学定位和战略部署,希望携手合作伙伴共同打造中国超级IP,实现IP价值最大化,共同释放更大的聚合能量与想象力。

成立较晚的爱奇艺文学选择了最为直接的方式进行弯道超车,那就是想办法留住优秀作家,从而拥有生产顶级IP的造血能力以及保障IP改编体系。

比如,2017年,爱奇艺文学发布了首批“爱奇艺文学明星作家团”成员名单,这个明星作家团聚焦了各种类型的作家,有传统出版名家,也有网络人气作家,这样,他们在爱奇艺文学上的作品题材丰富多样。

“传统作家回归了,网络作家也过来会合,他们开始在我们的平台上找到一个会合的点,一起尝试、实验更多写作风格,并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杨勇表示。

新富豪们平均年入5000万

如此比拼,首先还是砸钱砸得响不响。

比如,爱奇艺文学奖的设立,每届大赛赛程为三个季度,每个季度也分别设一二三等奖,总奖励额度约为500万元,总决赛一等奖的奖励为100万元。

文学奖只是以品质好故事为维度,对一部分作品做保底奖励,还有另外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作者们在平台上赚到订阅收入和出版、影视版权等方面的收益。

除此之外,爱奇艺文学在2017年8月开启了云腾计划,联合爱奇艺网络剧、爱奇艺网络大电影,向影视制作方免费开放文学作品版权,前期免费,后期分账,不到半年的时间已经开启三期,137部文学作品成功定标网络大电影或网剧,目前均已经有开机计划。“云腾计划”第三期中,爱奇艺还将开启云腾基金和云腾艺人两大板块的升级,为制作公司提供最优扶持,推动内容品质化整体升级。其中,资金方面,云腾基金将用3年20亿元的资金体量,至少投资每期30%的中标项目,以优质资源扶持云腾项目。

blob.png

图片来源:《2016网络自制剧行业白皮书》

相关报道显示,阅文集团2016年向作家发放近10亿元的稿酬,其中年分成稿酬100万元以上的作家超过100人。阅文接下来要做的是帮作家的IP进行更深度的对接,并与作家构建一个双赢的合作模式。

“我们开玩笑地说,过去两年,我们给作者就是发钱发钱发钱,发到手软,这并非一种炫耀,是商业模式一直在影响作家们的创作方向,虽然商业化不是作家们写作的主要目的。”杨勇表示。

至于这样的商业模式能给网络作家带来多大收益,平台方与作家们均未透露,杨勇只是表示目前作家新富豪群体已有雏形。

第一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过去单一的商业模式,平台的付费阅读、广告销售、版权销售三者收益比例为7:1:2,而签约作者与平台的数字版权分成比一般是对半分,衍生版权交易是三七或者四六分,这样,付费阅读成为签约作者的主要收入来源。而在新的商业模式下,势必增加的广告销售、版权销售的收益比例同样会带来付费阅读的增加,而影视版权的收益一般高于付费阅读,如此,即便是按照原来的分成比例,签约作者的收益也远高于单一模式下的收益。

数据显示,2016年,前十大网络作家的平均年收入为3230万元,已是线下作家平均1730万元的近两倍,在新的商业模式推动下,作家新富豪的平均年收入在5000万元应该是没问题,而超级现象剧的作家则将达到上亿元的年收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