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8中日韩国际车联网研讨会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观察 > 信息化 > 电子信息 > 正文

从模仿到创新:中国如何成为科技超级大国

发布时间: 2018-03-13 10:32     来源: 亿欧网

从模仿到创新:中国如何成为科技超级大国

最新一期的知名科技杂志《连线》以“滴滴:优步终结者”为封面主题,重笔墨地渲染中国科技创新,其编辑Greg Willian在封面导语中惊叹“中国的科技革命才刚刚开始!”

从大环境上来讲,无论是否像Greg Willian所分析的:当其它国家处于(特朗普上台,英国退欧)政治骚动之时,中国却通过贸易、经济、科技重塑全世界,把它置身于世界之林。

但是,中国科技创新应用的领先全球已是铁板一块。

滴滴、小米、美团点占据全球最具价值的科技创新企业五强中的三个席位,中国独角兽惊人以惊人的速度崛起,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的广泛使用,网约车、共享单车、O2O服务、人工智能的活力四射,无不证明中国科技力量的崛起。

从模仿到创新,目前,中国科技企业正以一个领路人的姿势在摸索前行。

中国过去和现在

在中国,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未来图景展开之时,它的过去似乎已荡然无存。

2017年9月底,我去拜访李开复——中国早期人工智能风险投资家。从公司后门进去,误打误撞,我乘错了电梯,似乎瞬间穿过虫洞回到上个世纪的北京。

早在2000年前,北京北角如今被称为”中国硅谷“的中关村,以庞大的电子交易市场而闻名。几栋高耸的大楼,狭窄的电梯和拥挤的摊位把宽阔的楼层连在一起,摊位上琳琅满目的产品,相机、电视,DVD播放器、烤箱、跳舞的圣诞老人......无所不及其极。其中,有些产品来自知名像诺基亚、三星、佳能这样的知名品牌商,此外,大多数产品都是仿冒品。

通常,这些电子产品在中国组装,可并非中国创造。正因如此,至今仍深深地印在西方人的脑海里的中国形象——工业模仿民族。

但是,就在几年前,中国领导人决定推动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跨越,塑造中国电子工业新形象。毋庸置疑,官方并不能通过法令来激发创新,但是,当地政府可以通过地产,通过置换租户等一系列鼓励措施去引导。

当新技术商业涌进崭新的办公区域时,很多廉价的电子产品供应商,创业公司、投资者、专利代理人也跟着进来了。目前,依然有很多正在建设中的辖区和大堂,正如我一样,不小心走进旧的电梯,然后,惊奇地发现自己被键盘、激光喷射打印机所包围。

可是,所有这些也正提醒你,中国目前正在发生的改变。

“经常的,我发现一些硅谷人依旧认为中国能做的只是克隆他们的创意,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恰恰相反,我看到很多西方公司正在模仿中国。”在中国和硅谷工作的早期投资者马瑞(音译)评价道。

从现在开始,中国的过去和现在是共存的,是两个不可分的世界。

世界其他国家要注意的是,过去和现在的中国之别,一个是工厂、库房、拥挤摊位,一个是依靠新事业驱动。在某些维度,中国正以自己的姿态重塑全球科技的未来,从人工智能到基因学到无人机等等许多领域的中国力量正在崛起。这也正是我访问李开复的原因。

中国的可能性最大

一头乌黑的头发,戴着无边框眼睛,他是创新工场的创始人兼CEO,也是中关村著名的租户之一,他的名字叫李开复。

尽管56岁年龄,但是,李开复精力充沛、人也和蔼可亲。他不仅精通中英文,而且还熟谙中西方不同文明的商业文化。今天,他的创新工场投资了很多前途无量的科技初创公司,从无人驾驶软件设计到面部识别技术,到在线教育领域。但这些并不是这位台湾投资者的第一职业。

李开复的的职业履历大致如下:20世纪80年代是卡内基梅隆学大学计算机学博士生,早前在连续语音识别的机器学习项目磨练,后来从事与工业有关的AI云方面企业项目,紧接着,李开复以重要的研究科学家身份履职苹果公司。在2009年创业之前,他还曾在中国为美国巨头微软、谷歌工作过。创业以后,他聚焦在AI领域,旨在挖掘和指导中国创新型公司。

作为少有的跨文化技术型专家,李开复完全有实力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工作,但是,在他眼里中国可能性最大,因为中国有无与伦比的市场规模,庞大的资本以及中国瞬间爆炸的创新型企业的生机与活力,这一点也是他敬仰的。

“在这儿,企业家精神能够实现迅速迭代,创业家们勇于尝试、敢于冒进,这些将推动科技商业化向前发展。”

从李开复的办公室窗户往外看是一条拥挤的高速公路,他预测不出十年,长龙般阻塞的车辆将渐渐被无人驾驶汽车取代。

目前,技术正在塑造城市景观。

自从阿里巴巴的淘宝疯狂崛起之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王国,每天有超过400万快递员穿梭在大大小小的城市街道送快递;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京东正尝试使用无人机把包裹送到农村。

中国是这么一个国家,个人支票和信用卡从来不是主流支付手段,使用智能手机支付已经成为新常态。据iResearch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的手机支付市场是美国的50倍。如今,成千上万的橙黄“智能”单车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以及其他的一线城市随处可见。用户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线支付即可使用单车。支付宝和微信钱包是中国两大主流的第三方支付平台。

这些瞬间的改变令人嗔目结舌。

新的社会公约和大量的科技企业似乎一夜之间崛起。以摩拜和ofo为例,它们分别成立于2015年和2014年,却迅速获得风险投资的青睐,目前摩拜、ofo的估值已达30亿,成功进入2017年22个中国私营企业独角兽名单之中。

“如此迅速获得独角兽的地位,这般速度是新生代中国企业的特点,不同于以往的企业。”瑞德资源人力资源(给驻中国的外企提供咨询服务)北京总部总经理安迪评价说。

2014年中国的风险投资超过了欧洲,而今天,中国独角兽的数量超过了美国。根据普华永道相关报告,目前全球最具价值的私营企业五强中有三强来自中国——包括网约车滴滴出行、手机制造商小米、电子服务公司美团点评。

一些观察者“指控”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中国互联网巨头,初创之时均是模仿美国的谷歌、ebay。但是,相当于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生态系统下,巨型动物进化出的新品种。这些巨头已经走上了一条独特的进化道路。

今天,腾讯的社交应用微信,7.31亿中国网民中几乎80%是其活跃用户,他们用于打车支付或语音留言,人均每人使用时长为66分钟。

2007年,我第一次来中国时带了一台红色的摩托罗拉翻盖“哑巴”手机,此次,我带来两部智能手机,一部下载了脸书、优步、亚马逊、谷歌等美国应用,另一部下载了滴滴、微信、淘宝等中国应用。

由于中国网络防火墙,很多国外用户不能正常访问BAT,所以,如果你不知道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在公司年会上扮成迈克尔·杰克逊,是可以被原谅的。但是,在科技领域之外的消费者网络中,很多西方用户,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他们都可能在使用中国制造的产品。

大疆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

大疆是一家深圳创新企业,专门生产商用无人机包括精灵Phantom、御Mavic系列。它和Dropbox(10亿美金)的市场价值相似,占据近乎3/4的无人机市场,80%的销售额来自国外,超过400架精灵Phantom4在全球苹果专卖店展示。目前大疆已经调整它的无人机模型尝试投放于产业应用,如摄影业、农业、救援队等。

若2018年你到中国四处转转,每周将会有各种会议参加。

引领科技创新浪潮

未来中国将会有各种关于科技金融、科技健康、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峰会。从发明家到投资家,有一个通用的说法,中国已经从PC时代完成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跨越。因此,一个全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不再通过在屏幕上输入指令,而是通过语音、声音、动作识别等手段。

在早前,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认为是奇才Jiawei Gu曾经是2016年“35岁以下35名科技创新者”之一,也曾经为谷歌眼镜做过答案设计。他作为一名百度工程师试图通过动作或语音识别来帮助残疾人控制电脑界面。2年前,他联合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我最近去他北京的新办公室参观。

他告诉我他的野心:很可惜,乔布斯错过了人工智能浪潮——他死的太早了。他错过了计算机语音交互、视觉识别时代,他错过了机器深度学习的机会。“

根据Gu的力量,如果乔布斯还活着,它不仅仅升级了iPhone,在他喜欢的动画设计上将会创造出智能交互的机器人。当他谈论到天才和死亡率时,他描述到他的机器人会放屁。因为在程序设计中设计了这个功能,而且,这个程序逼真到不知道机器人何时放屁。

它的机器人是一只有着闪亮眼睛的机械猫头鹰,它直立在会议桌上,用有限的机器视觉和语音识别来给儿童读漫画和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并且是中英双语的。Gu的产品团队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有软件开发者、玩具设计师、卡通设计师。

近水楼台,作为全球研发商用机器人的实验中心,中国科技创新公司将在两方面获益:一是供应链,二是有效集成AI、软硬件的模版。

“过去两年,人工智能成为非常热门的话题,我不仅对软件的研发感兴趣,还对如何生产出产品保持高度的关注,中国在这方面有优势。”纪源资本上海总部的主理合伙人Jenny Lee如是说。

随着网民数量的增长,中国科技公司各领域的数据已实现爆发性的增长。

百度语音技术团队的负责人高粱(音译)介绍说,从2015年开始,在移动语音搜索方面的数据每年翻一番,这些数据有助于AI算法提速。现在,他的团队正在研究“远场语音识别”即破译3-5米开外或高声或低语的指令。他想象未来在拥挤的地铁里的售票机和ATM通过声音被激活。

正如李开复所预见的未来,随着智能终端交互的新科技迅速发展,加上数据支付的便利性,数据收集,无处不在的传感器、摄像机,未来,线上线下的界限将变得越来越模糊。或许,中国将会第一个发生如此深远和快速变化的国家。

中国不仅发生这些变化,北京和深圳的研发人员和公司已经引领世界科技发展的节奏。”中国科技企业巨头拥有庞大的数据宝库支持其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试验,这方面功能的研发,西方国家可能会学习或者模仿。”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杨强(音译)说。他的研究团队和腾讯微信平台合作。要知道,微信平台可从10亿用户中提取数据。

除此之外,在人工智能蓬勃发展的背景下,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大力支持,如丰厚的薪资足以从海外竞对中挖角。2017年1月,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盟百度,全面负责百度人工智能项目包括无人驾驶方面的研发。无独有偶,2016年3月美的集团收购德国机器人与自动化公司KUKA AG。

“科技活力四射,必然会导致中西方之间陷入某种嫉妒、竞争可能还有对抗。”华盛顿欧亚集团研究公司的地球科技负责人Paul Triolo说。

截止目前,中国已经设计生产出在欧美苹果专卖店卖得最好的无人机,已渐露头角的智能硬件在安全性和保密性上的问题也凸显。Paul Triolo补充道:“数据将成为这些企业走向全球的重要因素。”最后,或许数据正如规模一般,正成为中国的利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