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7中国百强县创新发展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观察 > 战新 > 高端装备 > 正文

富士康“牵手”谷歌机器人

发布时间: 2014-02-14 15:17   作者: 李树翀 宋宇 文芳   来源: 赛迪顾问

  【事件回放】《华尔街日报》周二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苹果公司代工厂商富士康正与谷歌在机器人领域展开合作。该知情人士称,富士康自去年就开始与谷歌Android前主管安迪·鲁宾(Andy Rubin)合作,以实现谷歌在机器人方面的梦想。为加速在自家工厂部署机器人设备,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近期还在台北会见与鲁宾,并讨论了新机器人技术。
  【李树翀:智能制造不会改变富士康“资源变现”的本质】
  很早就传出富士康要推动“智能制造”,从产业发展趋势来看,这可谓是应时之举。作为一家没有自身品牌产品的OEM企业来说,富士康在国内的名头可谓响当当,但只要一提起它的名字,大多人首先想到的便是那惊人的“十几连跳”。富士康是典型的“资源换产业”的产物,利用中国丰富、廉价的各类资源,加上地方政府常规和非常规的各种优惠政策,可以说赚的盆满钵满。从中国产业发展角度来看,富士康也算作出了一定贡献,毕竟其产业规模大,产业链配套带动作用强,同时也解决了大量就业。
  当前,中国产业发展进入新时期,这一时期的主基调是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但由于中国仍有大量劳动力,制造业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仍将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富士康这样的企业对中国产业来说,仍然是有作用的。但是,随着中国资源优势不再明显,特别是人力成本的大幅度上升,让富士康这样的企业承受了巨大压力,甚至挑战了其最根本的商业模式,也就是“资源变现”的商业模式。如果说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发展模式是“资源换产业”,那富士康这样的投资者的模式便是“资源变现”,中国为富士康这样的企业提供资源,富士康再通过发展产业把资源变现,富士康把廉价土地、廉价劳动力、廉价能源,再加上政府给予的各项补贴,配以加工生产,转化为产值,而其中的利润,大部分来源于其少付出的成本,就是那部分廉价资源的溢价。
  表面上看,富士康的这种模式,与中国产业发展的模式形成了良好互补,中国有资源,但没能力变现,而富士康恰恰具备这样的能力,把资源变现后,一部分利润分享给政府,同时也通过解决就业来体现社会效益,因此,到目前为止,富士康在产业中发挥的作用基本是正向的。但是,富士康的这种模式是出现在特定的背景环境下,其只适用于特定的时期,或者同一时期的特定地区,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首先,富士康的这种模式过分依赖廉价资源。由于其利润大多来源于廉价资源的溢价,因此其对资源价格过分敏感。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土地、人力等资源成本大幅度上升,这对富士康来说,无疑是一大挑战。所以近几年我们看到富士康开始在中国的中、西部布局,其看重的无非是其廉价资源,以及地方政府给予的各项“大手笔”优惠政策。如果有一天,整个中国大陆都无法为其提供廉价资源的时候,富士康自然会离开,去外面继续寻找廉价资源。
  其次,中国资源的潜在价值不断攀升,“资源效率”时代已经开启。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的各项资源已不再那么充沛,新一轮的产业发展必然对资源利用效率提出更高要求,而随着产业发展及升级步伐不断加快,有能力把资源变现的企业越来越多,而且有些企业还能在同样的资源中挖掘出更大的价值。到那个时候,富士康对产业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而其解决就业这一社会效益反而会被相对放大。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天,中国产业升级了,富士康对中国来说最大的作用就剩下解决就业了。
  富士康现在要走“智能制造”的路,个人看来并不是为了所谓的转型升级,其目的就是继续延续其“资源变现”的发展模式,人力成本高了,招工难了,人力资源溢价的能力大幅度缩水,所以要用机器人替代人力。不过,除了人力资源以外,富士康在中国很多地方仍然可以拿到廉价的土地,以及地方政府的这样那样的补贴,这些资源仍具有很好的溢价能力,变现以后仍然有利可图,因此,其“智能制造”战略,只是其维持“资源变现”发展模式的手段而已。从某种意义上说,富士康的“智能制造”之路不是为了改变,而是为了不改变!
  【宋宇:工业机器人兴起挑战中国制造高端转型】
  工业机器人的兴起,对于中国制造业是把双刃剑,由于工业机器人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劳动力短缺和高成本,一方面可以缓解来自更低成本国家的激烈竞争;另一方面,却削弱了中国制造一直以来与发达国家制造相比的低成本优势,加速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回流,这对向高端转型中的中国制造而言更具挑战。
  总体来看,短期内机器人的兴起对手机、电动玩具等大规模生产制造的影响不会太大,毕竟决定这些大规模制造企业成败的除了大量廉价的劳动力之外,密集的供应商分布也是必不可少的关键因素。应该重视的却是,除了上述以普通消费类产品为主的大规模生产制造外,更多的生产制造是各行业应用产品和规模相对较小的高端消费产品。与前者相比,包括医疗设备、汽车仪表板、工程机械等在内的后一类产品的生产制造利润更高,对整体经济的支撑带动作用也更强,也是中国制造高端转型的方向。这类产品制造的关键要素在于创新设计、快速反应、灵活生产。随着网络和信息化的持续发展,发达国家制造在创新设计、数字化设计等领域的优势将愈发凸显,而工业机器人的兴起则进一步缩小了发达国家制造与中国制造之间的成本差距。
  如何利用工业机器人兴起,充分发挥机器人高效率和精准控制的优势,提高生产制造质量;如何提升制造企业创新能力、设计能力及市场把握能力;如何让更多从事简单重复劳动的普通工人快速成长为掌握更多技能的技术工人,从而促进就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是这一新形势下中国制造转型面临的重要课题。
  【文芳:工业机器人等智能装备破解用工荒难题】
  每到春节,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节前的全民大迁徙和节后的用工荒,制造业集聚的地区尤为明显。富士康在内地有上百万的用工需求,员工管理、用工荒和日益高企的人工成本成为重要制肘因素。此次合作富士康寄希望用工业机器人实现自动化生产,一定程度上解决用工问题并提升效益。
  随着工业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工业机器人等智能装备大量运用,促进工厂的自动化程度,也将改变传统以人为主的流水线生产模式,劳动力在生产制造过程中的作用不断下降。这对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占比相当大的我国制造业而言,将是一个重大挑战,也将倒逼我国在发展劳动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发展方面要趋于均衡。
  一方面,在用工荒频现、劳动力成本不断提升的情况下,企业对于智能装备的需求在不断增加,除了汽车生产、机械制造、特种领域等传统领域对工业机器人的需求之外,纺织服装、电子信息等领域也加大了智能装备的需求。
  另一方面,智能装备并不能完全代替工人,未来制造企业用工的结构性调整将是重点,更多的专业技能工人需求将增加。对于我国正在逐步推进的城镇化建设而言,更应该尽早意识到未来产业对用工需求的走势,政府需要提前规划城镇产业的培育,思考如何培养新增的城镇居民成为新时期的技术工人,来迎合新工业时代的需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