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7中国百强县创新发展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观察 > 信息化 > 互联网 > 正文

同性恋市场低调潜行:移动化解决隐私障碍

发布时间: 2015-11-30 10:26     来源: QQ播客

  美国当地时间今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5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做出裁决:美国各州不能禁止同性婚姻。这意味着同性婚姻将在全美50个州合法化。
  消息瞬间火爆网络,美国各处一片彩虹色,白宫变身彩虹宫。而大部分互联网公司则纷纷让自己的logo缠上彩虹旗借势营销。在线下,一名中山大学女毕业生则在网上宣称:身披彩虹旗,我向中山大学校长罗俊出柜啦!该名女学生系一名女同性恋者,在中山大学毕业典礼上,请校长一起与她做出打气的动作,为同志群体和同性婚姻合法化打气加油。
  同时同性恋在科技圈内也绝非小众,去年苹果CEO库克被英国《金融时报》评选为2014年“年度人物”,除了领导苹果取得的成功、推出了全新热销新产品类别以及始终恪守将道德置于利润之上的企业家精神以外,库克今年还做了一件大事:出柜。
  近日更是有消息称中国同性恋的收入是平均收入的五倍,更是引发行业对“彩虹经济”(也有人称为“粉红经济”)的广泛关注。
  但在中国这样仍偏保守的国家,“粉红经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社交先行
  在美国承认同性婚姻合法之前,科技圈大规模讨论“粉红经济”是因为2014年10月库克出柜。而就在库克出柜第二天,中国最大同志交友软件blued的CEO耿乐,对外发布了“blued”B轮融资3000万美元的消息。
  在业内人看来,同性社交的重要性要远远高于其他领域,这是因为这个领域更需要认同感。
  在圈内有一种说法,耿乐是第一个把“粉红经济”带入中国的人。2011年开始,他就在微博上乐此不疲地贩售“粉红经济”概念。而“彩虹”“粉红”并不单指同性恋,事实上,这是一种基于LGBT亚文化人群兴趣和需求的经济细分。
  所谓LGBT,是国际通用的对女同性恋(Lesbians)、男同性恋(Gays)、双性恋(Bisexuals)、跨性别者(Transgender,即男性的心理认知是女性,女性的心理认知是男性)等亚文化群体的合称。
  一般认为,人群中大致有5%的LGBT群体。也就是说,中国可能有7000万的LGBT人群,相当于全部英国人口。而同志人群,在许多人眼中,是“高薪”“有品位”的代名词。
  国内粉红经济崛起
  由于无需担负组建家庭、养育儿女的负担,同志群体往往更注重生活品质和享受型消费,消费能力也更强,从而带动了“粉红经济”的崛起,近年来这个名词也开始受到国内大众和消费行业的关注。
  其实在西方国家,同志早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市场,粉红经济也并不是什么新鲜词汇。华盛顿的杜邦花园、洛杉矶的西好莱坞、纽约的切尔西、芝加哥的男孩镇以及旧金山的卡斯特罗街,已经是美国著名的同性恋居住区,并开始带动周边经济的增长。
  从数据上来看,中国的粉红市场存在巨大的增长空间。中国LGBT(女同、男同、双性恋、跨性别者的统称)市场已经达到3000亿美元,仅次于欧洲的8700亿美元和美国的7500亿美元。另有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年中,中国共有7000万的同志人群,占总人口数的5%,中国的同志人口已经远高于美国。
  在由Zank联合国内十五家同志机构发布的《中国同志消费调查报告》中显示,护肤、整容整形、运动健身成为同性群体的消费热点;同志群体更加热衷于享受型消费,例如对高级食品、娱乐用品和精神文化用品及服务的追求;同时也更倾向于网络购物,数据显示同志群体通过海外代购获取护肤品的比例达15%。
  可见,相对于异性恋者,同志群体的消费能力往往更胜一筹。
  耿乐对腾讯科技表示:“中国的年轻人大都有组建家庭、买房教育等负担,而同志则没有这样的负担,或者可以将其延后。”
  移动化趋势明显
  除了社会认知度提高外,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也让同性恋人群更容易寻找到认同感。
  一位blued资深用户对腾讯科技表示:“中国同志出柜率并不高,社会接纳度小,同志人士更注重隐私化,所以移动模式的同性社交很快受到欢迎。”
  近日,猎豹移动发布《安卓手机APP活力报告9月》,对全球安卓应用的用户活跃度进行分析统计。猎豹移动对全球11个主要国家和地区进行数据监测,发布安卓应用的活跃用户增加幅度排行榜。对报告数据的分析整理发现,全球同性社交应用的发展速度让人惊讶,作为交友软件的垂直分类,其发展受到社会情绪、媒体关注和同性群体自身态度的制约,对同性应用的分析,可能对其他垂直行业有着借鉴意义。
  根据该报告显示,在美国宣布同性婚姻合法以后,同性应用高速增长,以美国同性恋社交应用Grindr为例,9月份进入8个国家和地区的活跃用户增加排行榜,其中在我国的台湾地区活跃用户增加41%。甚至在相对保守的印度尼西亚,Grindr也有12%的活跃用户增加。
  Hornet、SCRUFF、Jack’d等同性社交软件也在美国、欧洲等地加速发展,Hornet曾连续登上法国活跃用户增加排行榜。
  而在国内的同性社交软件也基本遵循此类模式,耿乐对腾讯科技表示,目前blued前身淡蓝网只会有一些公益性的活动,绝大部分的用户都已经集中在移动端。
  同性O2O模式
  近年来很多线上公司都将业务拓展的目标瞄向线下,O2O成为多个公司不得不关注的话题,但在耿乐看来,同性社交的线下部分并不重要。
  据其介绍,目前blued已经与国内几乎所有的gaybar(同性恋酒吧)达成深度合作,但耿乐却对腾讯科技表示,尽管除了gaybar以外,健身房等其他受到同性恋关注的线下服务都已经喝blued有了深度合作:“但O2O不会是我们的重要盈利点,我们的盈利点还是瞄准线上。”
  近年上半年,耿乐从泰国带回来剧集《不一样的美男》,这群烈焰红唇、肌白如雪、扭捏作态的泰国青少年“人妖”迅速霸占了许多普通中国年轻人的社交软件表情包。
  随后blued开始涉足了自制剧,并且已经有视频网站购买了相关版权。
  另外据耿乐介绍,一些业内人士正试图开发更受同性恋关注的游戏,比如在一款德州扑克游戏里,所有人物形象都是拥有闪亮肌肉的猛男。
  虽然目前的利益看起来并不算多,但整个行业似乎对此踌躇满志。而投资人们之所以愿意掏出真金白银,还多是看中了未来这个人群的高粘性。
  耿乐对腾讯科技表示:“投资人明确告诉我和我的团队,眼下依然是快速扩充用户阶段,盈利不重要。”
  但尽管如此,也有业内人士对“粉红经济”持谨慎态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gaybar老板对腾讯科技表示:“同志的需求的确和异性恋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愿意掏出更多的额外费用,那些愿意掏更多费用的人,在同志中也是少数。”
  另外,要引起关注的是,目前社会对于同性的包容性还是不够外放的,中国的同性交流仍处在“地下”状态。这不免也限制了粉红经济的发展。
  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同性人群的消费需求是被压抑的,如果有一天能够爆发,或许将给行业甚至经济带来巨大影响,他们也正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