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8中国半导体市场年会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观察 > 信息化 > 信息化 > 正文

“HIMSS7”搅动医院信息化 过审背后的大数据之思

发布时间: 2017-12-29 16:28     来源: 健康界

  11月2日,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下称宣武医院)里,一阵掌声响起后,HIMSS EMRAM7级医院名单上又增添了一个新成员。
  作为国际权威医疗信息系统评级标准,HIMSS7级几乎代表了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最高水平。HIMSS大中华区官方网站对HIMSS7是这样描述的:实现全院无纸化,支持同院外各种医疗相关机构共享信息,支持真正理想化的电子健康档案。短短38个字,涵盖了医院信息化共享、智能和高效的特质,也是院、企合作孜孜以求的目标。
  在某种意义上,HISSM7级评审是一个缩影,是浩荡信息化建设浪潮中的一个美丽浪花。评审成功映射出医疗机构以信息化手段持续改善医疗服务的努力,是“医院先进管理理念和强劲领导力”的展现。此外,它也描绘出信息化企业在“医疗+大数据”领域中技术迭代的图景。
  近日,健康界采访了宣武医院以及该院信息化合作伙伴北大医信,试图揭示HIMSS7级评审背后,医院在信息化建设中的探索与长远思考;斑窥国内信息化企业领头羊在互联网技术革新浪潮中的定力、实力、开拓力与前瞻力。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宣武医院信息化建设在千禧年就已经起步,2003年SARS病毒肆虐加快了这一进程——医生、护士抢救感染病患时,应急检验科室不能进入隔离区,必须以信息化方案来解决。
  经此重大公卫事件,宣武医院愈发认识到医院信息化的意义,并付诸探索与实践。
  内外催化,日积月累,如今一个较为完善的信息支撑体系在宣武医院形成。如,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临床信息系统、以无线网和物联网为支撑的移动医护系统、以数据集成平台建设为依托的数据共享和挖掘系统……“大数据+医疗”的雏形逐渐显露。
  健康界了解,与宣武医院有10余年合作历史的伙伴,国内首家从事医疗信息化的企业——北大医信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不可忽视。院、企合作,完成医院信息管理系统、实验室检验信息系统、临床路径管理系统、急诊临床医学信息系统等的建设。医院的信息化达到更高台阶。
  小试牛刀,2015年9月,宣武医院成功通过HIMSS EMRAM六级评审。
  而HIMSS EMRAM七级相比六级,远不是6+1=7这么简单。公开数据显示,国内通过HIMSS EMRAM六级的医院在2017年有21家,而通过HIMSS EMRAM七级的医院总数不足10家,不少评审医院都大呼“难以想象的难”。
  宣武医院信息中心主任梁志刚说,相比六级,七级要求医院信息化建设更全面、更便捷、更智能。事实上,随着时间推移,六级和七级的标准都在“水涨船高”,但无论对于实际落地效果还是患者感受,以及对医生决策的辅助支撑,七级都有更高的标准。
  北大医信CEO陈中阳也告诉健康界,HIMSS7级评审重点关注医院的闭环管理、智能化和无纸化,涉及医疗系统的升级、改造和更新,需要协调大量第三方单位来进行系统改造,以达到HIMSS的要求。
  所以,正式参评HIMSS EMRAM(住院)七级无疑对医院信息化建设提出新的更高要求。
  宣武医院与北大医信紧密合作,对医院的信息化流程进行了深度优化、重塑与新建。据了解,改造涉及52项系统流程,其中建设了药品闭环管理流程、检验闭环管理流程等,完善了基于临床决策支持(CDS)功能的计算机医生医嘱录入系统(CPOE)以及医嘱闭环管理等流程。在无纸化管理方面,更是细到材料类医嘱归档等业务。
  信息化建设到精细化管理
  评审的过程中,HIMSS Analytics评级中心副总裁John Danies提到,宣武医院的BI(商务智能系统)实现数据自动采集、挖掘和分析功能,提升整体安全和质量水平。此外,集患者数据于一体的可视化方案、完善的临床决策支持功能等都成为评审的亮点。
  如今再回过头看,梁志刚说,医院信息化建设不仅难在改进技术,也难在改变惯性。因为HIMSS7更多涉及流程再造,首先要摆脱旧有的观念。“就和开车一样,当大家都习惯了旧有的方式,对于新事物的接受可能就更难。”
  这时,医院领导层就要发挥主导作用。他要能够以前瞻的眼光找准方向,无论在技术还是理念上,都引领医院革故鼎新。基础设施、系统、整体流程的持续改造,也会逐渐让医护真切感受到便利,也会慢慢转变医护人员旧有的观念和惯性。
  “宣武医院对通过信息技术变革医疗流程有着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并愿意通过不懈努力,为医院搭建一个稳定、高效、安全、可管理并可持续的平台。”HIMSS大中华区执行总裁刘继兰如此评价。
  宣武医院党委副书记李嘉说,通过评级改造,医院变化是看得见的:
  第一,实现全院无纸化,所有流程固化到电子流程中,通过信息化的手段,进行监控和管理,使医院管理流程更加安全、便捷、高效;
  第二,医院决策支持更加全面,尤其在临床中,应用信息化工具,自动提取相关信息,为医务人员诊疗行为提供有据可循的路径。
  第三,医院业务流程实现“闭环管理”。以患者用药为例,从医生开具处方到药服到病人口中,每一步都要通过信息化的手段进行监控,形成“完整的闭环”,流程管理更加完善、顺畅、高效。
  梁志刚还谈到,医院的信息化建设为精细化管理提供了支撑。医院大数据对医院的运营和决策,会起到很大辅助作用。
  宣武医院在2015年构建了临床数据中心,梳理出300多个反映医院运营情况的指标,医院管理层可以通过这些指标判断医院的运行情况,并依此做出更准确的决策。“从以前的主观判断到数据的支撑,这是管理方式转变的过程。”梁志刚说。
  驱动之争
  在医疗领域,一直有“医疗信息化发展是技术驱动还是业务驱动”的争论。在宣武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探索中,也会遇到这样的疑问:信息化建设该由谁来主导,是业务需求部门,还是信息技术部门?抑或是“一把手”工程?
  李嘉认为,医院信息化建设要从临床业务的需求出发——业务需求方提出临床存在的问题,由信息部门引领解决,信息部门和业务部门紧密配合,随时反馈改造效果,实现持续改进。
  而在这个过程中,医院高层要站在医院信息化建设乃至整体发展的角度,综合考量业务部门的需求,进行顶层设计。在这个意义上,医院信息化建设又是“一把手工程”,医院领头人要拥有对信息化建设的前瞻眼光和国际化视野,同时清楚了解医院运行中存在的问题,并有依靠信息化来解决这些问题的迫切欲望。“信息化建设需要巨大投入,这需要一把手统筹完成。”梁志刚说。
  在梁志刚眼里,驱动之争更像是一个悖论,两种路径像一把剑的两个刃,既对立又统一。信息技术是保障系统安全平稳运行的手段;但技术再先进,最终要以满足医生、护士和患者的需求为目标。“业务、技术合二为一,互相依存、彼此促进、共同发展。”
  当然,无论以何驱动信息化,对于医院来讲,信息化建设归根结底是为患者服务。
  “医院不是为信息化而信息化,单纯的技术进步不一定能够在实际工作中,对医疗场景有更大的应用。”梁志刚说,医院作为一个相对特殊的地方,信息化要保证医护人员有更好的工作环境,促进更精确的诊疗措施和治疗手段的应用。“提升医院的服务水平,保证患者安全,这是我们做信息化建设的出发点。”
  尽管在外界看来,宣武医院为通过HIMSS7可谓殚精竭虑,但在院方看来,能否通过HIMSS7并不是最重要的,“以评促建”是医院评级的初衷。
  梁志刚谈到,医院要做好内涵建设,要通过最先进的标准来提升医院的服务能力、运行能力、安全保障能力。“过七级不是目的,这只是一个过程或者是手段。”
  赋医疗以“智慧”
  透视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医疗信息化在整个医改中的比重越来越大。分级诊疗、医保信息互联、医联体和三医联动等医改工作,信息化手段都成为强大的助力。无论是李嘉、梁志刚还是陈中阳,都正在目睹,医疗信息化正在给医疗带来前所未有的改变。
  “全”“易”“精”或许可以涵盖李嘉理想中的大数据医疗应用场景。“全”意味着要建立覆盖患者一生的健康数据集合;“易”表达出患者数据调取的便捷性,医院可以通过任意一台电脑调取他一生的数据,“无论他在宣武医院就诊,还是在其他的医院就诊”;此外,数据精确性异常重要,医院采集数据要进行结构化的筛选和处理。
  到目前为止,这样的目标还无法企及。陈中阳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数据的采集与存储,如今患者数据还局限于大医院内部或者医联体之间,数据共享依然存在壁垒。
  陈中阳说,数据的更大范围共享、集合、处理,在技术上已经不是问题。医院之间的数据互通需要医疗机构之间打破藩篱。
  此外,在医疗机构全面推进信息化建设的过程中,HIS系统也在成为一个瓶颈,推倒重建还是平台治理,需要医院实际情况做出抉择。
  在陈中阳的方案中,医院信息系统应该具备智能化、标准化、高可扩展、全流程监控等特质,在支持院内临床信息管理的同时,兼顾院内外其他信息的集成应用,实现电子医嘱、电子病历、区域协同功能集成。基于此,可以构建智慧医院信息平台,对各类繁复的信息进行结构化处理和标准化、多维度的展示,为运营管理决策、临床决策以及临床科研应用提供数据基础。
  当然,理想中的大数据应用场景不会局限于医院内。随着公立医院改革的纵深推进、医联体不断拓展、私营连锁诊所不断涌现、集团化医院愈发庞大,远程医疗信息系统拥有更广阔的应用空间。
  从院内到院外,从区域医疗卫生到“医疗+互联网”,医疗大数据在不断拓展。在陈中阳眼中,集中如此庞大的数据可在应用领域实现更大的价值,而价值的核心是为医疗以及患者服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