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智能制造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9世界半导体大会暨第十七届中国半导体市场年会

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高质量发展迎重大机遇

发布时间: 2019-03-28 16:12   作者: 王皓   来源: 满天星

  2019年1月11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工信部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推进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产业集聚发展的通知》,提出探索建设一批具有示范和引领作用的综合利用产业基地,到2020年,建设50个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基地、50个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基地,基地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5%以上,形成多途径、高附加值的综合利用发展新格局。这是国家继推行城市矿产示范基地、资源循环利用基地之后的又一重大举措,对提高我国资源循环利用水平、推动资源综合利用产业高质量发展有重要意义。
  我国大宗固体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存在较多问题
  2017年我国已公布的尾矿、粉煤灰、煤矸石、冶炼废渣、炉渣、脱硫石膏等大宗固体废弃物产生量合计24.5亿吨,较2016年增长5.7%,综合利用率为57.0%。其中尾矿产生量占比最大,达到36.3%,但其综合利用率最低,仅为27.0%;而冶炼废渣、粉煤灰、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率较高,分别为89.1%、76.8%、75.7%。整体上我国大宗固体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率距离73%的目标仍有较大差距,在贮存、处置过程中对环境造成较大影响。同时,大宗固体废弃物在资源化利用方面还存在着成分复杂、利用难度大成本高、产品附加值低等问题。不同地区不同工艺产生的大宗固体废弃物成分有较大不同,这对资源化利用技术和工艺形成重大挑战。以尾矿为例,从成分上可分为铁尾矿、铜尾矿、有色金属尾矿等,而从选矿工艺上又可分为手选尾矿、重选尾矿、磁选尾矿、化学选矿尾矿等,其物理性质和化学成分都有很大不同,在资源化利用途径中造成利用成本高、利用难度大等问题。
  图1 2017年我国大宗固体废物产生量占比情况及综合利用情况
  数据来源:2018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赛迪顾问整理2019.02
  技术装备瓶颈突破助推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
  大宗固体废弃物处理的基本原则是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其中资源化是处理大宗固体废弃物的有效途径,但是由于其处理难度大、技术设备要求高,规模化与高价值化利用仍是其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以尾矿为例,尾矿中含有大量有用的金属、非金属成分,蕴藏的资源量有很高的回收价值。而目前较为通用的尾矿利用途径为,通过分选、粉磨等处理后作为建筑材料原料,制作水泥、混泥土、砖瓦等,但在综合利用过程中因为分选回收、粉磨技术的不成熟,会导致金属类资源回收不充分,剩余矿渣制备建筑原料品质不高等问题。自2010年工信部等四部门发布金属尾矿综合利用专项规划起,国家在尾矿资源化利用技术领域积极引导,针对分选、提取、粉磨技术进行攻关,并大力推动尾矿综合利用产品标准体系的建设,取得了较大进展,在金属硫化浮选、浸出萃取、多元素回收技术,矿渣梯级粉磨、高压粉磨、超细粉磨技术及设备等领域实现研发突破并大力推广,为我国尾矿大规模利用及产品高值化转型提供坚实基础。
  推动实施落地是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的关键
  我国在2011年就开始进行相关基地建设,选定12个城市地区进行试点建设,力图大力提高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形成一套完善的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政策体系和推广机制。在政策的引导推动下,近年来我国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领域相关专利申请和授权数量显著增加,各类大宗固体废弃物基本上都能做成产品,但真正能够实现产业化并盈利的技术较少,众多先进技术没能够落地发挥作用。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推动。一是积极构建技术推广平台,充分利用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的专业优势,整合各领域资源,促进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科研成果的产业化转化,加大新技术、新工艺和新产品的推广力度;二是完善大宗固体废弃物专项资金及财税优惠制度,成立政府专项扶持资金或产业发展基金,引导各领域资本支持资源化项目落地,同时加快建立大宗固体废弃物的统计测算体系,为财税部门制定优惠措施提供参考;三是根据市场需求、产业发展趋势、国家政策方向及本地资源禀赋,制定有效的发展战略,明确大宗固体废弃物细分领域的技术方向和产品方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