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国际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观察 > 工业 > 汽车 > 正文

合资车企的平均剩余期限约为19年时间 自主品牌怕个啥?

发布时间: 2018-05-17 10:54     来源: 汽车互动

深度|合资车企的平均剩余期限约为19年时间 自主品牌怕个啥?

就在发改委公布股比开放时间期限后的第二天,4月18日周三早盘,中国汽车股集体大跌,广汽A股一度闪崩跌停;港股北京汽车跌15.23%,广汽集团、正通汽车、华晨中国均跌超9%。很多机构和散户的抛售原因是认为股比放开后,国外车企将独资生产,或冲击自主品牌车企阵营,四大国有汽车集团利润将受到影响的因素。不过新浪汽车认为,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

blob.png

blob.png

根据新浪汽车不完全统计(部分主流合资乘用车品牌),中国汽车合资品牌平均剩余合资营业期限约为19年。在这次统计中,东风雪铁龙是最长剩余年限的车企,合资形式的营业期限还剩余47年,营业期限截止到2065年。东风悦达起亚的合资模式还剩余4年就结束了,营业期限截止到2022年。如果用格斗游戏的血槽来形容的话,根据发改委股比放开的文件类推,东风悦达起亚的合资模式将被这一波新政策带走,2022年将重新定义在华销售模式。

从上表看到,除了东风悦达起亚外,长安铃木也是要在5年内快速考虑在华销售模式的选择。而其它品牌将不会在五年内受到股比放开的影响。毕竟双方签署的合同白纸黑字写着,相信所有车企将完全履行契约精神。笔者认为,在华合资车企还将处于很长一段稳固发展的时间。

那么,除了合资车企营业期限没到的原因不会对自主品牌车企产生较大影响外,还会有哪些原因是能够让自主品牌车企继续“品牌向上”的呢?

一、拥有完整的产业链

在中国汽车产业飞速发展的5年间,国际零部件供应商在中国花开遍地,所有最好,最顶尖的零部件公司都进入中国,在中国建厂生产,成为中国乃至全球零部件生产、采购的重要战略部署。像博世、博泽、大陆等企业先后在华建厂生产,通过与中国自主、合资整车厂的合作。

蔚来汽车李斌曾经说过,今天的中国汽车产业中,拥有全世界最顶尖的供应商公司,这些公司都将中国树立为一个中心点,从一级供应商到二级供应商,只要是造车需要的零部件,都可以在中国找到,在这个时代,没有道理造不好车。

根据拥有车门、座椅、电机和驱动系统及电子业务领域的国际知名零部件供应商博泽的预估,到2023年博泽的营业额在中国市场将增长57%,到2025年,博泽在中国的业务量将占集团全球业务量的30%左右。其在2017财年的营业额约为91亿人民币。

另一零部件巨头博世,2016年在中国的销售额高达915亿元人民币,2017年同比增长了3%左右,而大陆集团称到2020年全球销售额欲超500亿欧元,中国将是增长引擎。足以说明中国汽车市场需求量很大。

从车企与供应商之间的实际关系看, 一般车企oem供应商所在区域将覆盖两至三个城市的主机厂零部件供应。个别供应商还对主机厂做到了零时间配送,在主机厂外建立自己的分发配送站,按照主机厂一天需求量分发某一个零部件,做到主机厂不屯零部件的精准配送的原则。甚至有些供应商把工厂建在了车企主机厂相距不到一公里的位置,博泽沈阳铁西工厂离华晨宝马铁西工厂不足2公里,长沙的博世工厂对面就是长丰猎豹工厂。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国际零部件供应商对于中国车企的态度是一视同仁。

二、超一流的工厂建设

合资车企方面,拿华晨宝马的新大东工厂来说,拥有完整的生产工艺、尖端生产设备并采用大数据、数字模拟和物联网等创新生产技术,总投资76亿人民币。根据华晨宝马产品策略,这个工厂现生产宝马5系车型,由于全新5系Li使用的铝合金板材,由于自身的金属特质,对冲压精度的要求更高,是钢板的3倍以上,公差不得超过0.02毫米,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直径的1/3。

为了减重130公斤,同时增加车身的安全性,车身不仅使用了大量铝合金覆盖件,还使用了超过30种不同的金属材料,这就需要用不同的连接工艺将它们组成一体。全新宝马5系Li生产中,用到的连接技术多达18种,包括铝板激光焊接、拉弧式电弧球形焊技术和首次在中国使用的高速热熔自攻螺丝技术等。这样复杂具有先进科技的制造技术是人工不能完成的,所以,很多合资车企的工厂与华晨宝马大东工厂一样都逐渐进入了工业4.0时代,其核心是“智能制造”,而智能制造的关键是大数据,数字化生产背后,最重要的有大数据的支撑。

自主品牌方面,上汽集团的临港工厂拥有冲压、车身、油漆、总装4大生产车间和发动机工厂,冲压车间每一条生产线有一台4000、5000、6000吨级别的冲压机,每分钟可冲压5-7件成品,共有三条生产线。焊接车间目前拥有机器人235台,PLC76套,安全装置195套,涂胶设备76套,机器人焊枪232把,手动焊枪212把,日生产能力可达40台每小时。由于采用了OpenGate+butterfly技术,不同车型可以自动更换工位,从而可实现最多三平台六种车型的共线生产。临港工厂喷涂线,临港工厂采用了FANUC P500机器人进行喷涂中涂、色漆和清漆,而且机器人的生产厂家在上海设有分公司能根据需求随时调整,快速便捷,保证车辆喷涂质量。上汽临港工厂总装车间要比很多合资主机厂的自动化率都要高出很多。

三、专业的员工职业素质

中国的汽车主机厂工厂在进入飞速发展的年代后,无论是设备的国际化先进程度还是工人的职业素质都呈现翻倍增长的态势。“2000年,墨西哥制造业劳动力成本是中国的2倍。但自2004年以来,中国工人的工资几乎翻了5倍,而墨西哥工人的工资仅上涨了67%。”一本名为《墨西哥:全球新星》的书中写道。不过在上涨的5倍工资的同时,中国汽车工人拥有更高的职业素养。根据一汽-大众汽车成都分公司涂装车间黄波介绍中国本土汽车工人,不光能够在传统造车环节(涂装、抛光)可以坚持不懈的提升工艺水平,还能够在智能化领域深化学习、自我学习等进行提升,而工厂还会经常举办专业领域的培训。

一汽-大众方面有专门机构为工人进行培训,有专业类、通用知识类,也有管理层面的业务培训,涉及面非常广。黄波说自己的成长就离不开职业培训,黄波以自身的工种举例,“以前喷枪,需要感知喷到这个位置需要释放多少气,操作久了之后凭经验就知道。但是对于操作机器人,需要通过软件控制,发生问题之后要去分析原因,比如是机器人本身导致的,还是油漆、环境、来车的问题,牵涉知识面会更多。”

通过以上的分析,如今的中国汽车产业拥有庞大的市场、完善的供应链和基础建设,更多软实力在不断提升,股比开放在这个年代肯定不是“洪水猛兽”,而是刺激中国汽车产业高精端技术不断提升的催化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