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7中国百强县创新发展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动态 > 实时动态 > 正文

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中小城市分会会长王忠平:新型城镇化与县域经济发展

发布时间: 2017-07-13 16:24     来源: 满天星

  2017年7月13日,主题为“培育新动能•争创百强县”的“2017中国百强县创新发展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中小城市分会会长王忠平在大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中小城市分会会长 王忠平
  感谢大会论坛的邀请,能够有机会跟大家一起讨论发展县域经济的问题,我的侧重点就是谈一谈发展县域经济的方法论思考。
  小平同志曾经有一句名言,叫“发展是硬道理”,发展县域经济也是“硬道理”。什么是“硬道理”?就是没有什么道理的道理。就像人吃饭似的,不需要把吃饭的道理说清楚再吃。所以我说的意思就是,我们没有必要过多的讨论,为什么要发展县域经济的问题。
  我的观点就是,只要有人口存在,就需要发展。县域+市域等于国域。在县域里,有大量的人口存在,应该占40%左右。那么这么一个庞大的人口,当然需要发展。所以,我们要着重研究是什么?就是研究县域经济发展的方法论,怎么发展?
  县域经济方法论的建设,其实也是方法论的创新。对于一个百强县来讲,我觉得它就是一个一般方法论加特殊方法论的结果。一般方法论很多,这个比较容易。但是你没有特殊方法论,就没有百强县,百强县一定是在县域经济发展当中脱颖而出的百强县,它一定有它独特的方法论,否则它是发展不起来的。
  百强县是一般方法论加特殊方法论的结果,同时你也可以说客观因素加主观独立的结果,就是人杰地灵嘛,无非就是这么几个优势,怎么发挥、创造优势的问题。这些优势就是区位优势、资源优势、人文优势,我觉得从主观能动性的角度来说,人文优势可能是很重要的。
  比如,这个区域群体素质比较高,刚才在休息室里,还跟一些市领导探讨过这个事,他们的教育很发达。说群体素质高、政策好、领导力强,这就是人文优势,没有这个优势,一个地区要成为百强县,这是不可能的。当然这对于百强县的评价考核的研究,这还是需要专门来做一些具体的工作。有一些地方,区域优势不理想、资源禀赋状况都不好,都没有优势,但是不等于这个地方的领导不强,那是对领导评价考核的一个方法论的问题,这不是今天要研究的事情。
  目前,我们县域经济发展,面临一些什么问题?有什么新的机遇,有什么新的挑战?我觉得这可能是研究方法论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觉得问题,县域经济和市域经济都面临差不多的问题,国家整个经济增长在降速、在调整,在重新追求新的平衡过程,不管是市域经济还是县域经济,都面临这样一个挑战,所以要创新。
  但是对于县域经济发展面临的新机遇、新形势、新变化来讲,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清醒地认识。我们现在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已经走了30多年的历程,变化非常快,城市化的速度非常快,说欧洲几百年达到的程度,我们在几十年就达到了,这个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另当别论,至少他是一个客观的历史过程。
  那么在这个历史过程当中,肯定要有一个规律性的约束,不是你想多快就多快。现在我们面临什么问题,城市的集聚面临很多约束性的因素,导致城市经济发展成本在提高,效率在降低,当然这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城市要素的集聚方式在发生变化,由原来主要向大城市集中、集聚,转向向中小城市集聚。当然大城市还要继续集聚的,只是说在比重和权重上,向中小城市倾斜,包括向小城镇倾斜,出现了都市城市化和小城镇城市化并行的客观要求。
  同时,小城镇要优先发展的客观要求,这样一个客观要求,对于发展县域经济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历史条件和背景,这就需要有一个抓住机遇的问题。
  在以往的城市化理论当中,好像城市化的最终结果一定是集聚在一些大城市、中等城市里面,其实不完全是这样一个情况,包括发达的国家它也有很多的小城镇、小城市,这个本身是有客观性的。那么对于我们来讲,中国城市化面临着一个什么新的情况,就是说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使向小城镇优先发展的需要能够成为可能。所以我们这个县域经济发展,就是面临这样一个大的历史变化、面临这样一个大的历史机遇。
  我们县域经济的发展增强了动能,大家都讲动能,我的动能理解就是我原来的存量动能加上增量动能,这个就是县域经济发展的新形势、新机遇吧。那么如何适应这样一个历史变革,加速县域经济的发展,我觉得有几点建议,也属于方法论方面的建议。
  这里面包括什么呢?就是说政府的创新重点与这个竞争性优先发展的措施如何不断地创新的问题,当然还包括企业主体的创新问题,但是县域经济由于它的主导者一定是县域行政主体的主导,那么这个就是说县一级的政府在这个过程当中具有重要的引导推动作用。所以县一级政府的创新,是整个县域发展创新的一个关键的环节。在这个过程当中说不上应该做哪些事情,我觉得有这么几件事情需要考虑。
  一个就是如何实现科技成果产业化、产权投资机制的形成,就是县域经济的发展需要有资源、需要有各种条件,其中就是你的产业来源来自于什么地方。我觉得重要的来源就是一个科技成果的产业化的问题。就是说我们每年有大量的专利成果如何实现产业化、如何在县域的范围内,能够变成一个产业,这个是未来的方向,或者说也是永恒的资源。
  那么我觉得作为县一级的政府,应该策划一个科技推动产权公司,把这些可产业化的成果资源,通过这样一种机制培育成产业种子,然后培育成新的产业。这个我觉得应该是县一级政府创新需要考虑的问题。然后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担保还是其他的一些政策手段,使这个可产业化的知识产权,加上社会资本,创造出新的产业主体,这个我觉得是这么一个建议。
  建议二,如何建立产业投资股权引导机制。就是如果刚才说的是产业种子公司的话,那现在说的公司就是仔猪产业发展公司,就是你买来猪崽子然后来育肥,买猪崽子也需要政府的资本加上社会的资本一块儿买猪崽子,一块儿来育肥。这个可能是县域政府需要考虑的事情。
  那么至于说这里面政府要占多大的比例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这个比例,为什么要有这个比例。就是第三个建议。
  建议三:县域诚信体系的建设问题,首先是政府的诚信建设问题。因为如果政府在这个种子公司、仔猪公司里面有股份的话,实际上就是一个政府上的担保,有好多企业家跟我们讲说什么关门打狗的这些问题。就是说如果你没有政府的背景,你作为一个社会资本的企业到哪个地方去投资,是没有底气的,所以它要有一个安全性。
  那么这个就是在当今历史阶段,我们的政府能够有所作为的事情,虽然我们是在向市场经济方向发展,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府还是需要有一个特殊的引导作用,包打天下肯定是不行的,无所作为也是不行的,那要找准自己的作为空间,这个就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
  那么这个诚信体系建设还包括很多方面的内容,涉及到县域经济发展,可能最重要的就是政策的落实,就是政策落实的彻底性和真实性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制订了很多的政策,包括中央政府的政策,地方政府的政策,然后在你这个区域里面落实得怎么样,这个事情是涉及到你这个区域发展能不能走向可持续健康发展的轨道的问题。我们经常也和一些政府的领导有交流,我们到一些城市、一些县,这些领导们都给我们介绍他们的招商引资的一些发展政策。那么我这个人就属于比较较真的一个人,我说这些政策可能各地都差不多,我现在要问你的是什么?就是说你去年一年兑现的政策有多少?兑现了多少个项目,在你的财政支付这个账单上,你拿出了多少钱去兑现这个政策了。包括你说招商引资政策,你奖励了多少个中介主体,你把财政的支出单子拿给我看看,我说将来你们再招商引资的时候,就要跟人家把这些东西讲清楚,这个可能要比你说的宏观的东西要重要得多。你只有说人家的孩子在你这个地方健康、快乐地成长,人家才有信心把我新的孩子领到你这个地方来成长和发展,这个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来不得半点儿的虚伪和骄傲。然后我建议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县域,每年都有一个政策兑现白皮书亮亮相,我们开论坛的时候可以把这些东西都做一个详细的对比,这个胜过你自己多少个宣言,所以我觉得在诚信体系建设上应该多下点儿工夫,可能比我们招商引资找那些户,可能效果更好一些。
  当然我也不反对招商引资,在目前阶段可能还要搞。但是我倒赞成政府在境外招商引资过程当中多做一些工作,而对境内,那天我还开了一个玩笑,我说叫我给李克强总理提建议的话,就是下一的道令在全国范围内不再搞国内形式的政府招商。因为这个都是左兜和右兜的关系的问题,然后浪费了大量的资源、成本、精力。
  再一个建议就是我们政府的作为,在项目支援建设上多下一点工夫,就是说你能端出的那个项目来,让任何一个投资者都会动心的,不能是笼而统之的东西,有时候我们去一深入了解的时候,它就不是那么一个情况了,那你这个东西可能就没有什么效率。
  还有一个建议就是发展环境治理的问题,我们刚才说了有的地方,其实我们的领导都肯定不会是这样关门打狗的意识了,但是客观上这种情况还是存在的。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它是有一套机制建设的,如果说我们的第一政府不作为,第二政府就开始露头了(就是黑社会),任何一个地方当地的黑社会比较盛行的时候,一定是第一政府不作为,所以他来处理调解一些东西。当然是不是打打杀杀那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然后就是创造一个理性的社会环境,比如说我们韩国的萨德,我们是坚决反对的,这个是没有疑义的,可是你把韩国在华的那个企业给搞惨了,这个到底是不是应该这么做?我觉得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什么主权企业的意识,就是说这个企业他也是在中国注册的,是中国的企业,只不过有韩国的血统。你像这个家族有一个混血儿他也是你的孩子,他老爷在韩国犯错误,你把在中国的孩子打一顿,这个东西是不是讲理?那这也是一个经济环境、经济理念的问题。
  对于每一个区域来讲,有没有一个什么内外有别的问题(儿子和女婿的关系问题),我觉得都需要有理性的意识。我的建议就是说,应该是个性化的服务,这个是需要有的,不同的企业主体可能有不同的具体情况。但是前提一定是平等地保护服务体制,我不管你是从哪儿来的,什么血统的,你只要是在我这个区域内的企业,我这个政府都是要一视同仁的。有些地方给一些企业挂了保护牌,我觉得这个可能有失公允,那你不挂牌的是不是就不保护了,这个本身是有问题的。如果你这个地方、这个区域所有的企业不挂牌你都保护得很好、服务得很好,那你就有吸引力,就是这个意思。
  然后对企业的建议是,社会的投资企业要有主人翁的地位,我们好多企业是什么呢?都想到政府找领导要看有什么项目,我说你能不能考虑一下你自己带什么项目、你自己研发什么项目,你带着项目去找政府、找市长去,这个是需要一个转变。那么社会主体也不能是单纯消极地找项目的问题。然后我们的咨询主体为这个县域经济的发展我觉得多提供一些项目化的咨询业务,少谈一些什么规划之类的,这些东西我认为我们这些县域领导们他们都会有这个高度的,所以对这个项目进行项目化的咨询,可能这个是必须要的。
  最后,在县域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我们需要重视加强县域经济的国际化进程问题,这个是县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大文章。当然今天时间很有限,我也就不展开说了,点到为止,我就说这么多不成熟的看法。不当的地方大家批评,谢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