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详情
四点详解基因编辑婴儿备受争议的原因
作者:陈卫星 作者单位:满天星 所属类别: 2018-11-28 09:56:33 浏览:87
  11月26日,“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消息引爆全球舆论,引发了科学界和社会各届的广泛关注和讨论。从现阶段来看,基因编辑从技术研发、临床应用、伦理道德等方面来看均不具备将其应用于人类胚胎的条件,冒然应用无异于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一、基因编辑技术不成熟
  CRISPR技术诞生不足六年。基因编辑技术是一种能够对基因进行精确操作,在分子水平对基因进行编辑和修改的技术,被称为“基因魔剪”。发展至今日,主流的基因编辑技术有ZFN、TALEN和CRISPR三种。本次事件中所使用的CRISPR技术是近几年关注度最高的技术,具有简单、廉价、效率高、操作简便等优势。自2013年诞生后,CRISPR技术成长了仅不足六年,尽管已经被广泛应用于生物学和医学研究,但仍处于摸索期。
  存在多种副作用风险。脱靶效应是CRISPR存在的最大问题。一旦发生脱靶效应将使非目标基因被异常编辑。基因序列作为人体的遗传密码,异常的编辑将导致不可预估的后果。在基因治疗技术发展的历史中,有多个案例值得我们警醒。1999年,美国18岁的男孩杰西基辛格在参加基因治疗的临床实验死于多脏器衰竭。2003年,5名在三年前参加基因治疗临床试验的儿童均患上白血病。除了脱靶效应以外,有多项研究表明,人体内普遍存在Cas蛋白抗体,意味着如果将CRISPR技术应用于人体不仅效果会大打折扣,还有可能会引发人体剧烈的免疫反应。2017年5月,《Nature》杂志子刊《Nature Methods》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称,CRISPR技术有可能会引发基因组内数百种尚不明确的基因编辑突变。
  二、在研产品集中在出生后个体的体外编辑
  基因编辑技术对遗传病、恶性肿瘤、病毒性传染病的治疗效果理想,在临床应用中分为体内基因编辑和体外基因编辑。体外编辑是指将体内细胞取出,在体外进行基因编辑,之后再移植回体内的治疗方法。体外编辑是在体外进行基因编辑操作,方便对编辑后的细胞进行筛选,避免脱靶效应对人体产生直接影响,安全可控。体内编辑是将携带CRISPR/Cas9系统的病毒载体注射入体内,在体内对体细胞直接进行编辑,技术难度比体外编辑大,可以看作是体外编辑的升级版。
  全球在研的基因编辑治疗产品多为体外编辑。ZFN技术平台的代表性公司Sangamo BioSciences有一款基于CCR5基因编辑的艾滋病治疗产品已经进入II期临床阶段,是自ZFN技术诞生20年之后全球唯一一个进入临床阶段的基因编辑药物,该产品通过对T细胞进行体外编辑来治疗艾滋病。在恶性肿瘤领域,将CRISPR与CAR-T等细胞治疗技术联用,通过体外基因编辑优化和提高细胞治疗的效果,目前也只是完成了以小鼠为模型的验证实验。而相比于体外编辑,体内基因编辑尚处早期研发阶段。CRISPR技术创始人张峰所创立的Editas公司在基因编辑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其所研发的用于治疗先天性利伯式黑蒙病的体内基因编辑产品也尚未进行人体试验。前面提到的体外编辑和体内编辑都只针对出生后人群,在基因编辑过程中只对机体一小部分体细胞产生影响。而此次基因编辑婴儿所编辑的细胞是早期胚胎,婴儿出生后的所有的细胞均会产生基因变化,临床应用风险远超现阶段的在研产品。
  三、基因编辑不能完全阻断艾滋病毒感染
  CCR5基因在人体免疫细胞行使功能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并且CCR5基因突变是存在于约1%白人体内的一种突变型,中国人CCR5基因突变后所带来的影响尚不可知。此外,由于CCR5只是艾滋病毒感染细胞的辅助受体之一,还有其它的受体可以辅助感染。CCR5基因编辑并不能够完全阻断艾滋病病毒感染。
  四、艾滋病的母婴传播概率已降到1%以下
  目前,阻断艾滋病母婴传播,使艾滋病夫妇获得健康婴儿的技术已经较为成熟。对于男方是艾滋病感染者的夫妇,可以通过洗精术获取精子进行受精。对于女方是HIV感染者的夫妇,可以通过孕前和孕期中的规范抗病毒治疗有效降低母婴垂直传播风险。通过高效抗病毒药物、洗精术、安全助产和科学喂养等策略的综合实施,可以有效降低母婴传播机率到1%以下。因此,考虑使用基因编辑技术所带来的风险,传统的防治技术显然更加妥当。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90年,人类首次将基因治疗技术应用于治疗遗传病之后,伴随而来的是利益驱动下的喧嚣和泡沫,在随后10年批准的数百例临床实验全部以失败告终,并导致了多位患者死亡。当历史的车轮来到2013年,CRISPR技术诞生,2014年,全球美国和欧盟授权的基于CRISPR技术平台的专利技术多达80项。从2014-2017年,全球基因编辑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高达61%。2016年,全球首个CRISPR技术人体应用在国内开展,用于治疗肺癌。而到今天,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已经在中国诞生。回望历史,引领行业发展的似乎不是清晰的临床结论,而是巨大的商业利益。学术界、产业界着实应该冷静下来,思考基因编辑这把“上帝的手术刀”如何为人类造福。

参与评价

最新评价

相关推荐

最热观察

账号密码登录
第三方快速登录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