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8中国IT市场年会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动态 > 战新 > 新能源 > 正文

协鑫重组和“超日债”危机化解

发布时间: 2018-01-26 09:54     来源: 经济日报

10亿元超日债无法按期兑付,成为国内公募债市场首例违约案,一度引发广泛关注。如何稳妥处置这一危机?长城资产为其成功选定重组方协鑫集团,并由协鑫集团旗下江苏协鑫能源有限公司介入重组;在重组过程中,长城资产利用市场化债转股减轻企业负担,并注入优质资产,促进上海超日由生产制造型企业加快向服务运维商转型,最终成功解决危机

在金融体系中,有一类特殊机构,它们以化解金融风险为己任,专门从事处置不良资产——这就是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公司正是我国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其在金融实践中努力盘活不良资产,通过债转股等方式降低企业杠杆率,让破产企业起死回生。化解“超日债”危机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危与机

2014年3月4日晚,上海超日太阳能公司公告称10亿元债券(11超日债)无法按期兑付,国内公募债市场的首例违约案爆发。“11超日债”有6000多名个人投资者,其中不乏用养老钱投资的退休老人。一旦债权人权益得不到保障,引发的社会问题不容小觑。此外,上海超日公司有着1000多名员工,员工安置同样也是大问题。

持有上海超日公司债权的银行和券商也着急。随着超日公司债务危机的持续发酵,相关机构债权人迅速组成了债委会,商讨解决方案。债委会发现,此时的上海超日公司已是巨额亏损,处于半停工状态,深交所决定超日公司股票自2014年5月28日起暂停上市。在此状况下,债委会的主要牵头机构给出的方案是卖“壳”。但是,在此方案下,10亿元债券也只能收回3%。怎么办?

就在多家机构焦头烂额之际,中国长城资产却看到了危机背后的商机。

中国长城资产上海办(现上海分公司)投资投行部高级业务主管赵明对记者说:“其实,长城资产早就关注到了上海超日。2013年,公司处理多家金融机构不良债权时发现,这些不良债权都指向了同一家上市公司——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经过调研,公司内部研究认为,‘11超日债’极有可能出现违约,并给予了密切关注。”

危机爆发后,中国长城资产迅速牵头组建了包括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中信建投证券等在内的专业团队,设计债务重组方案、寻找重组方。

但是,谁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长城资产将目光锁定在了同行业的龙头企业上。长城资产在拜访多家光伏企业后,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协鑫集团。协鑫集团总部设在香港,是一家专业化能源集团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光伏材料制造商。

为什么选定这家公司?因为参与重组对协鑫集团而言同样是机会。

首先,双方业务是上下游关系,重组成功有利于协鑫集团全产业链布局。协鑫集团在香港已有两家上市公司,分别为专注于多晶硅生产的化工型公司保利协鑫和专注于光伏电站投资的公司协鑫新能源。超日公司是专注硅片、组件制造的公司,如果收购成功,有利于协鑫集团全产业链布局。

其次,有利于协鑫集团进入国内资本市场。协鑫集团虽然在香港有两家上市公司,但是在A股却没有上市公司。如果重组成功,协鑫集团就能使其轻资产项目借助上海超日进入A股市场。

再次,上海超日在光伏行业内属于技术先进的企业,走到破产边缘并非是因为公司质地不好,而是因为公司在战略布局上步子迈得太大。对此,作为同行业的协鑫集团心中有数。

在长城资产积极接洽下,协鑫集团很快做出决定:由其旗下境内投资平台——江苏协鑫能源有限公司介入重组。

废与宝

此时的上海超日公司不仅仅是10亿元债务违约,还有高达58亿元的巨额债务。虽然找到了接棒者,但是如何变废为宝,让上海超日起死回生?长城资产砍出“三板斧”。

第一板斧,破产重整,解决上海超日公司的严重债务问题。

2014年4月初,在长城资产的安排下,上海超日公司的供货商上海毅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超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超日公司进行破产重整。6月26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超日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10月23日,债权人大会上投票通过了破产重整计划,10月28日获得上海一中院的裁定批准。12月24日上海一中院裁定超日公司破产重整计划执行完毕。上海超日公司的破产重整顺利结束,“11超日债”中6000多名债权人的债权全部全额保障。

在此期间,长城资产公司联合7家财务投资者通过债转股方式获得公司股权。长城资产作出了收购超日公司7.47亿元非金融债权的决定,最终长城资产所掌握的债权金额占全部同意票债权金额的42.98%。重整后超日公司的债务从原来的将近60亿元缩减到不到20亿元。

第二板斧,恢复生产经营,快速达到恢复上市的基本要求。

超日公司想要恢复上市需要在2014年底时达到净资产为正、利润为正等硬性指标。在重组方江苏协鑫的订单与资金双重支持下,上海超日公司快速恢复生产经营。2014年12月31日,上海超日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3.24亿元(为正),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46亿元(为正),达成恢复上市的全部指标。

第三板斧,注入优质资产,实现可持续盈利。

长城资产为上海超日公司注入协鑫集团旗下的高效能组件资产和运维资产,将其打造成轻资产、高技术、高附加值的系统集成服务商。

据介绍,综合服务提供商是整个光伏产业链中比较核心的环节,其上接组件、电池片的生产和销售,下连光伏电站的建设和运营,符合未来光伏行业的发展趋势。上海超日由生产制造型企业加快向服务运维商转型,填补了国内光伏市场大型运维服务集团的空白。2015年8月12日,上海超日更名为“协鑫集成”恢复上市,当日股票价格从停牌前的1.91元涨至13.25元,显示了资本市场对此次转型的高度认可。

至此,“11超日债”引发的危机已经完全解决。

长城资产通过市场化债转股解决首个公募债违约案例只是其众多实践之一。“我们通过资产重组拯救了首家濒临退市的上市公司‘PT渝钛白’,通过企业重组帮助‘东盛系’企业集团整体解决了债务危机……”中国长城资产党委书记、董事长沈晓明说,“下一阶段,我们将重点围绕问题债权、问题企业和问题金融机构,充分发挥并购重组业务功能和综合金融服务优势,助推实体经济‘三去一降一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