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电子商务 智能家居 地理信息 高端装备 信息安全 3D打印 工业4.0 人工智能 光伏 新能源汽车 消费品 集成电路 移动支付 汽车 数据中心
2017中国百强县创新发展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观察 > 工业 > 原材料 > 正文

一文带你走近“白色石油”

发布时间: 2018-01-11 16:16     来源: 电动汽车资源网

对于动力电池行业而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高速发展为其带来的许多机遇和挑战,顺着新能源汽车带来的“风口”,大量的资金疯狂涌入到了动力电池的市场之中,而作为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的锂金属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优异性能令其化身“白色石油”

一文带你走近“白色石油”

锂金属是现有金属中密度最小、最轻的金属。锂的电荷密度很大并且有稳定的氦型双电子层,使得锂容易极化其他的分子或离子,自己本身却不容易受到极化,凭借着这一特性,锂被广泛应用于空气处理、医药、聚合物和动力电池之中。

自然界中主要的锂矿物为锂辉石、锂云母、透锂长石和磷铝石等。而今天大部分的锂金属提炼,还是从干旱沉积盆地和花岗伟晶岩矿石中提取的锂卤水中获取。除此,黏土、地热卤水、油田卤水和沸石中也有潜在的锂资源。

历史上的第一块锂矿石,透锂长石(LiAlSi4O10)是由一名巴西人在名为Ut?的瑞典小岛上发现的,但多位科学家意图从矿石中用电解法提取这种新的碱金属元素,却始终未能大量提取成功。直到1855年,德国化学家 Robert Bunsen和英国化学家Augustus Matthiessen电解氯化锂,才获取了大块的锂。

但锂一开始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出名”。在被发现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人们只发现了锂在硬脂酸锂的形态下,其锂基润滑脂具有极高的抗水性和耐温性,对汽车零件使用一次含硬脂酸锂的锂润滑剂,就足以让零件使用到汽车报废为止。

而直到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作为高能储存介质的锂离子被研制开发成为锂电池,才让锂金属真正的走进了人们的眼中。凭借着开路电压高、比能量高、工作温度范围广、放电平衡、自放电子等优点,被广泛应用于各种领域。尤其是在动力电池领域,随着电动汽车的推广和锂本身的银白色特质,“白色石油”的外号亦随之诞生。

各方巨头竞相加入“挖矿”行列

一文带你走近“白色石油”

(各国锂资源资源量 来源:US Geological Survey)

美国国家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已确定的锂资源已达4690万吨。其中位于南美洲的阿根廷和玻利维亚分别有900万吨锂资源储存量,智利拥有超过750万吨锂资源,三个国家的锂资源主要为盐湖卤水型;中国卤水型和硬岩型两者都有,且资源储量巨大,拥有近700万吨锂资源;美国拥有锂资源690万吨,多为锂辉石和锂蒙脱石;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分别拥有超过200万吨锂资源,主要为硬岩型锂辉石。

一文带你走近“白色石油”

(全球锂资源分布图 来源:US Geological Survey)

丰富的锂矿资源自然引来了不少矿产商,也孕育了不少强大的化学矿业公司。其中,最出名的便是智利化学矿业公司(SQM),作为全球最大的锂及其衍生品生产商,智利SQM拥有位于智利北部的阿塔卡玛盐湖(Salar de Atacama),主要生产碳酸锂,碳酸锂产能达5万吨。另外,与智利SQM一起被称为锂供应商三巨头的还有美国雅宝(Albemarle)和美国FMC公司。

而说到国内的锂产品供应商,就不得不说到天齐锂业。天齐锂业业务包括锂矿资源开发、锂产品加工、锂矿贸易三大板块,产业横跨亚、南美及大洋洲。天齐锂业旗下拥有一处位于甘孜州雅江县措拉的锂辉矿矿脉,矿区内碳酸锂资源量超63万吨。除此,国内进行锂资源开发的企业还有融捷股份、雅化集团等等。

“白色石油”价格高企 下游企业被“扼喉”

在备受关注的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的影响之下,也传出了不少国内企业竞购SQM股权的消息。在2017年年末,市场消息称中国金沙江资本、杉杉股份、天齐锂业及其他几家外资公司均考虑竞购智利SQM的股份,而上述的国内企业中却只有天齐锂业证明其公司持有了SQM 2.1%的B类股权,其余国内企业均对此消息给予了否定。

但此类消息,却暴露出了锂电池原料价格高企导致下游企业生存困难这一窘境。原料对于锂电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电池企业收购矿产即是间接控制锂资源,但受困于国内锂矿山的开发进度并不高,所以不少企业则将眼光放向了国外的矿产。相关数据显示,南美和澳大利亚因碳酸锂开发度较高,其价格与国内相比要优惠许多。也有行内人士指出,碳酸锂本身供不应求,电池企业能盈利的前提应该是有稳定的原料来源,通过收购锂矿或签订长期包销协议,相当于稳定了企业数年的生产。

一文带你走近“白色石油”

(锂盐价格走势图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

通过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相关数据能看到,锂价从2015年9月底开始上涨,从4万元/吨直线飙升到18万元/吨。而通过另一份由国内多家锂企业参与报价的报告中得知,在2017年10月,电池级碳酸锂的最高价达到了18万元/吨,均价16.63万元/吨;电池级氢氧化锂的最高价达到了16.2万元/吨,均价15.79万元/吨。高昂的电池级锂原料就如同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了下游企业的喉咙,原被称为“白色石油”的锂也一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白金石油”。

也有分析指出,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对锂的需求逐步增长,会有更多的厂家开始增加生产投资,建立并完善锂库存的机制。而随着南美和澳大利亚地区一系列新增项目来看,锂的产能会逐渐提升,甚至在未来几年导致产能过剩,同时也令价格下降。

笔者认为,相比起锂原料所带来的利润,更重要的应该是巩固原材料在产业链中的地位,稳定原材料的供应,增强企业面对行业风险的能力。“白金石油”中的“白金”二字不应该仅代表了价格昂贵,更应该去代表锂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内的身份地位,如同白金一般珍贵。

收藏